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W020110719584881254393.gif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线>首页 > 视点·观点 > 观点内容

世界大文化理论创始人、中国科普研究所高士其基金会长高志其:大文化与大思维

2019年11月29日 11:03:00 佛教在线 点击:0

编者按:2019年10月26日,由中国思维科学学会(筹)主办,上海市思维科学研究会、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上海海事大学、上海市人工智能学会、湖北省思维科学学会、山西省思维科学学会承办、协办的“中国思维科学会议CCNS2019暨上海市社联学会学术活动月思维科学学术讨论会”,在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B1层会议室举行。

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馆长钱永刚作开幕辞

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馆长钱永刚,中国思维科学学会筹备组组长张光鉴、副组长李德华,中国科学院院士郭爱克,上海市思维科学研究会会长王晓峰等人出席本次大会。此次会议还特别邀请了世界大文化理论创始人,中国科普研究所高士其基金会长高志其先生出席,并作主题为《大文化与大思维》的演讲报告,全文内容如下:

图为高志其作《大文化与大思维》主题演讲 

大文化与大思维

高志其

主持人刚刚讲的是我父亲的称号——科学家、科普家、教育家。我父亲是高士其,我本人是研究大文化,也是研究科普学的理论,有幸在上世纪80年代在接触到张光鉴教授的《相似论》的因缘基础上,又接触到钱学森的思维科学,我下面会详细地论述两位老前辈的伟大友谊和工作中的相互支持。

一、何为儒道佛?

刚才郭爱克院士的演讲非常有意思,他讲到了儒道佛的三合像,佛在中,儒居左,道居右。实际上在2012年,联合国总部就派人来邀请我,在联合国中国文化周去讲一个课题。他们的代表,一位女士在北京跟我谈了3个小时,范围很广阔。当我谈到中国儒道佛文化的历史、社会、生活应用时,她说:“好!就要这个题目,我们要听听什么是儒道佛”。儒道佛三种文化中,儒家文化能不能一言以概之?道家文化能不能一言以概之?佛家文化能不能一言以概之?实际上,儒家文化就是社会序化和合价值观,道家文化就是自然序化和合价值观,佛家文化就是时空序化和合价值观。由这三点就可以概括,当然在这里就不细讲了。

二、何为工匠精神?

郭院士刚才还提到中国的工匠精神,实际上中华民族在历史上就有两种精神:一个是集大成精神,一个是细微处见精神。我们的集大成精神那是不得了的,那是宏观的,广阔的。任何一切优秀的文明成果,我们都可以拿来为我所用。中华民族就在这样的集大成精神中成长壮大。我们另外一种精神“细微处见精神”,我们的牙雕、米粒雕、发雕,真是不可思议,达到了熟能生巧,巧则出神入化、化则千变万化的这样的一种状态。这种精神如果运用到我们的科学基础上,中国的国力、中国的科技创新,将像雨后春笋一样喷薄而出。这个是不得了的!因为西方人很惧怕日本的细微处见精神,实际上日本文化都是从中国文化中学来的。

我做这样一个插曲。下面我正式开始这个报告。

尊敬的永刚兄,光鉴兄,晓峰会长,德华同志,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代表:

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大文化与大思维》。

一、高老与钱老的关系

文革之后,在中国科协期间,那时候钱老还是中国科协常委、副主席,我们是在一次中国科协代表大会常委会上相互见面的,当时我陪同父亲去参会,因为我父亲是一个严重的残疾人,坐着轮椅。他是新中国第一个坐轮椅去参会的人,当年周恩来、郭沫若在中南海怀仁堂都推过高士其的轮椅车。

在中国科协期间,高老和钱老是相互支持的。1984年,钱老在北京远望楼召开全国首届思维科学讨论会,高老应邀出席参加并作重要发言。彼时之际,高老还在住院治疗,他是特地从北京医院前往远望楼而参加这一会议的。往事历历,犹如昨昔。

上个星期,我在中国科技会堂参加了中国科普出版社社长和总编辑郑公盾先生的学术研讨会,这让我想起了一件往事。当时,郑公盾先生奉于光远之命前来我家,动员高老发表一个文章和申明,反对钱学森的特异功能和生命科学,而且一共来了五六次。当时我和我父亲就商量,我和我的父亲一致认为:只要有这种力的存在,就会有一个时空维度的存在。实际上,我们不仅仅是三维空间和四维时间,而是五维、六维、七维、八维、十维,三十维、百维、千维,乃至超维。现在量子科学已经到了第十维了,所以高老断然拒绝了郑公盾奉于光远之命的这个请求。

高老逝世以后,由十大部委组成的治丧委员会,钱老是主任,副主任则有中残联的邓朴方,共青团中央的李源潮等。

二、我与钱老的因缘

那么,我与钱老的因缘是通过张光鉴教授的《相似论》。跟张光鉴教授曾一起前往钱老的办公室进行了几次会谈,印象非常深刻。后面钱老搞思维科学的时候邀请高老来参加,请高老担任中国思维科学学会筹委会的高级顾问。同时,我也是钱老指定的中国思维科学学会筹委会的组成成员,后来成为三人核心领导小组之一。

在钱老晚年住院期间,我一直想去看他,一直想去探望他。当时,袁静同志也跟我说过,去看看钱老,但我一直在犹豫。钱老逝世以后,那时我在深圳万科东海岸养病,听闻这个信息以后,我用汉赋的形式写了一幅挽章,题目就是《悼钱公》,一共是八句。我让我太太和袁静同志送到了钱学森治丧委员会,她们见到了永刚同志。我现在还记得《悼钱公》的汉赋一共是八句,是个四段论。我简单在这里读一下:

嗟夫!五四之后罕大师,幸有钱公学森存。倡言:“离经不叛道”,以是思维常创新。

伟哉!文理哲三者并重,概集天下之大成,遂复三论巨系统,故为航天总指挥。

惜哉!世人皆赞科学巨匠,又焉知彼文化大擘。尝与朴初漫论道,盖谓文化是根本。

壮哉!中华民族之英雄,荣世曜耀一圣贤,我愿钱公再莅世,福祉华夏千万代!

三、什么是大文化?

多少年来,我一直在等待这个会议,可以说是等了好几年了。几乎在10年前我就想到,如果“思维科学学会”再开会的话,我应该讲什么呢?当时首先跃上脑际的是十个字,即“哲学的思维,思维的哲学”。今天当我面临这个会议召开之际,我想到的是“大文化与大思维”。

那么,什么是大文化?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还是从“钱学森之问”谈起。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案例,那就是当时国家领导人去探问钱老,钱老问他们道:“为什么我们建国以后的教育没有培养出大家和大师?”这个问题一经提出,我看到,网上有众多的学者专家乃至大学校长们的各种各样的回答。但,我认为这些回答都不究竟彻底与根本。

西方学者曾经说到哲学是科学之母。这句被奉为经典的话,也为我国无数的专家和学者所引用。对不对?我认为:非也!固然哲学是科学的综结。哲学可以总结科学的规律,可以预言科学未来发展的趋势和前景。但,他不是产生科学的根源,产生科学的是文化。一切科学都从文化中产生。

在这里,我可以举出很多生动的例子。但由于时间关系,不便展开。

诸位可以去仔细想想此中的因由。总而言之,文化是母亲,是大地,是基础。一切科学都从文化中产生,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思维科学。以及自然科学的知识技术工程,社会科学的政治经济法律等等,人文科学的诗词曲赋、琴棋书画、音乐歌舞、文学影视、建筑雕塑。思维科学的从具象思维到形象思维,从形象思维到逻辑思维,从逻辑思维到抽象思维,从抽象思维到灵感思维,当灵感不是偶尔光顾,而是经常来临时,便形成了直觉思维,再由直觉上升到顿悟,当然顿悟有小顿悟,中顿悟,大顿悟。

记得80年代初期,我和张光鉴教授到国防科工委钱老办公室时,在谈话中钱学森曾经这样谈道:“当两军对阵的紧急情况下,有经验的指挥者,一看山形地势水貌便知道这个仗该怎样打,不需要经过逻辑的仔细推敲和思考。我们在美国做工程时也是这样,一接到工程项目的具体内容时,便马上知道这个工程应该怎么做。”

哲学既然是一切科学的总结,可以总结科学发展的规律,可以知道科学未来的发展趋势。那么,哲学是什么呢?哲学是父亲,是规律,是天空。可以说,文化的母亲,哲学的父亲,父精母血共同孕育了科学的孩子。

四、大文化的五大关系

谈到这里,有人要问,那么文化与哲学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就非常有意思,但也十分简单。文化的升化就是哲学的升华,当每一种文化产生以后,这一文化的哲学也同时达到了应有的高度。比如:儒家文化,儒家哲学;道家文化,道家哲学;佛家文化,佛家哲学;基督教文化,基督教哲学;印度教文化,印度教哲学;伊斯兰教文化,伊斯兰教哲学,莫不是如此。这其中也包括科学文化,科学哲学,思维科学文化,思维科学哲学。

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文、理、哲三者的关系,即文、理、哲三者并重,方为大家。

那么谈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文化的根源在哪里?文化的根源在于宗教!宗教是一切文化的根源。何以故?你到欧洲大陆去访问,你到印度次大陆访问,你到阿拉伯世界去访问,看到了一切美轮美奂的建筑、音乐、绘画、歌舞、文学诗歌、电影影视等艺术形态,如果抽掉了基督教的原理和精义,抽掉了印度教的原理和精义,抽掉了伊斯兰教的原理和精义。那么剩下的只是物质的堆砌和无意思的符号。同样在中国大地上,如果抽掉了儒道佛的原理和精义,那么就只剩下的十三亿的行尸走肉。

这就是大文化的五大关系:即宗教;文化;科学;自然科学的技术、工程,社会科学的政治、经济、法律等,人文科学的各种艺术形态,思维科学的各种思维形态;以及由此而升华的哲学。

由此可见,明大文化五大关系则为大师矣!

在这里我给大家讲一个梦,在2012年左右,也即我前往纽约联合国总部,为世界各国外交官讲儒道佛文化,并于联合国副秘书长南威哲进行世界大文化与文明和合的对话后不久,一天夜晚我梦见钱老头戴天冠,身着天衣,飘然而来,只见他一如往常,笑眯眯的和蔼可亲,坐在我的对面,我随即给他开讲大文化的五大关系,他一直是面带微笑的聆听着,等到大文化的五大基本原理讲完之后,他便杳然而去,莫知踪影。而我还在梦里滔滔不绝地继续讲着,一直讲到我在梦中醒来,方知钱老已去。是灵感思维耶?是直觉思维耶?

总之,此梦令我甚为感动与备受鼓舞。钱老作为一个前辈,在天之灵还一直关心后昆晚辈的成长,同时也肯定了大文化理论五大关系的重要性。而今天所谓的梦境、气功、特异功能、虹光身、佛舍利,通过量子科学,一切都能得到很好的解释。

五、大文化与大思维的关系

那么如何理解大文化五大关系体现在具体的人、事、物身上呢?

我们以毛泽东举例。有几个毛泽东?五个毛泽东。那就是:政治、军事、艺术的毛泽东,科学的毛泽东,文化的毛泽东,哲学的毛泽东,宗教的毛泽东,同时还有思维的毛泽东。我们大家都知道,毛泽东在60年代初期的话,与陈毅元帅,及其他的诗人,谈到诗词创作的主要思维形式,毛泽东这样说道:“诗要用形象思维,不能如散文那样直说,所以比、兴两法是不能不用的,赋也可以用”。

毛泽东作诗,尤重孔夫子倡导的“兴观群怨”的意义与作用。纵观毛泽东一生的诗词,当然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气势磅礴,惊天动地,堪称为古诗词的绝唱。若说能够超越毛泽东诗词的境界与气势,那只有佛教的诗词了。

这个问题在这里我也不便展开。我只是想说明一点,那就是毛泽东的思维,不仅是毛泽东诗词的形象思维,还包括他的哲学论著,《矛盾论》《实践论》,以及一系列的政治、军事论述,如《中国社会各阶级调查》《农村包围城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论持久战》,这些都体现了毛泽东逻辑思维与抽象思维的相为结合。

那么毛泽东的思维及其思维方式,来源于哪里呢?进一步准确的论述,毛泽东的科学思维及其思维方式来自于哪里?除了对生活与社会的客观描摹与观照外,主要来自于文化及其哲学。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有几个毛泽东呢?五个毛泽东:文化的毛泽东,哲学的毛泽东,科学的毛泽东,政治、军事的毛泽东,艺术的毛泽东,乃至宗教的毛泽东。何以这么讲?从电视剧《毛泽东》里,我们可以看到,为了替母亲祈福祛病,他曾经徒步几十里地,爬上高山,去叩拜观音庙,去叩拜观世音菩萨,实际上从文化而言,还包括了儒、道、佛的毛泽东。

同样有几个周恩来呢?五个周恩来:文化的周恩来,哲学的周恩来,科学的周恩来,政治、军事的周恩来,艺术的周恩来,宗教的周恩来。而决定周恩来的是周恩来的思维。同时也包括儒、道、佛的周恩来。

那么有几个赵朴初呢?五个!而决定赵朴初成为赵朴初的,是赵朴初的思维,那么赵朴初的思维来源于哪里?

有几个高士其呢?五个!而决定高士其成为高士其的是他的思维。同样,他思维的来源是什么?在这里有几个钱学森呢?我认为也有五个,如科学的钱学森,文化的钱学森,哲学的钱学森,艺术的钱学森(大家知道钱老会拉小提琴)。当然我想以钱学森这样高的智慧,肯定还有一个宇宙的钱学森,时空的钱学森,那么也可以说是属于宗教范畴的钱学森。同时,无可置疑的是,钱学森的祖辈都是信仰传统文化与佛教的。

这就是大文化与大思维的关系。所以我们说思维的方式和思维的科学,它不是孤立的、偶然的,而是与人类的一切文明成果紧密联系与结合的,是人类一切文明成果的集中体现。可以说,科学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思维科学史,人类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思维科学史,生命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思维科学史,就是一部文化思维史,就是一部哲学思维史。

六、什么是大思维?

思维是有别于思想的,所谓思想是基于某种理论、主义。理论、主义往往是生硬的、僵化的,它把活生生的生活、社会、自然固定在一个框架之中,就像一个镜框。新的生命力、新的形势的发展,哪里冒出来就把哪里砍掉,它遏制了生活、社会与自然发展的形势。而思维是对生活、社会,乃至自然,活生生的描摹与观照,它是鲜活的、开放的,源于不断喷薄涌动、变化发展、生生不息的生活、社会、自然,并随着新的力量,新的形势的发展因势利导、顺势而为。

思想与思维的关系,就宛如鲧和大禹治水而采用的不同方法,一是堵塞,一是疏导。也正如此,毛泽东早期的成功是对不断变化、发展的生活与社会的描摹与观照,是源于毛泽东的思维;而建国之后,深居简出,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源于毛泽东的思想,是依据主义、理论、旧有经验而导致的僵化、教条的结果。

正如歌德所说:“呵!朋友,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常青。”

这就是思维!而所谓大思维,就是大文化的五大关系,也即宗教;文化;科学;自然科学的技术、工程;社会科学的政治、经济、法律等;人文科学的各种艺术形态;以及由此而升华的哲学,用各种思维方式与形态相为结合地运用。

就思维科学而言,它的基础是文化,文化是大地,是母亲,是基础。他的升华是哲学,哲学是父亲,是规律,是天空。所谓的思维科学的一切,必须要根植于文化的大地与哲学的天空,萌发于文化思维的母亲与哲学思维的父亲。

我们必须要在这样的一个广度与高度来看待思维科学。那么,它就是大思维,大思维科学。

换言之,思维科学以什么为基础?以文化为基础。以什么为升华?以哲学为升华。而文化的根源是宗教,宗教的宗教是佛教,哲学的哲学是佛学,故而最高的思维即佛思维!

所谓思维科学,也即大思维科学、超思维科学、而无上思维科学。

七、最高的思维是佛思维

单从思维科学的次第而论,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到一条脉络清晰而直通本源的路径。我们也可以看到思维科学是如何拾阶而上,登堂入室,去轻叩真理圣殿的辉煌之门,直奔真理圣殿中央宝座上曜耀闪光的皇冠。那就是:从具象思维到形象思维,从形象思维到逻辑思维,从逻辑思维到抽象思维,从抽象思维到灵感思维,从灵感思维到直觉思维,从直觉思维到顿悟思维。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人类的一切思维都是动态思维,从小至大,从大至老……学习、工作、结婚、生子、事业发展都在动态之中。但事物有静必有动,有动必有静,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动静静,静静动动,方为大道也。此道家阴阳太极之原理也。

我在2012年广东六祖寺的佛教文化学术讨论会上,就谈到一切思维可归于两种:一种是动态思维,一种是静态思维。而六祖寺方丈大愿法师,则根据《楞严经》观音菩萨耳根圆通章告诉我:“动静二相,了然不生,觉所觉空,空觉极圆”。这使我顿然大悟,震撼不已,原来佛教中的大菩萨们早就悟透了这一真理。

正如杨振宁所说:科学的上半身是宗教。而我则认为宗教的上半身是佛教。佛教,即人的头颅。

从佛教角度来看,思维科学亦分为两种:世俗谛与胜义谛。世俗谛即我们常说的那几种思维方式,从具象到形象,从形象到逻辑,从逻辑到抽象,从抽象到灵感,从灵感到直觉,从直觉到顿悟;而胜义谛,即佛思维,超越动静之思维,非动非静;超越思维本身,非思维、非不思维,空有不二,万法一如之思维,至此方为真思维也。

恰如西方著名科学家说到:“当科学家爬到山顶时,佛陀已在此恭候多时了”。由此可见,科学思维,文化思维,宗教思维,佛教思维,尤其是佛教中的如来藏思维,那是真正的大和平思维、大和谐思维、大和合思维。

于意云何?纵观今日之世界,它正处于一个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是分别、对立、冲突、斗争、战争,还是无分别、无对立、无冲突、无斗争、无战争,这是决定人类命运的截然不同的两条道路。无论是以往的历史,还是现实的社会,一是按照西方欧美基督教思维提出的文明冲突论;一是按照中国儒、道、佛思维倡导的文明和合论,也即儒家的社会和合思维,道家的自然和合思维,佛家的时空和合思维,正如今天我们的习主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

就每个生命的个体而言,一般人的思维是相互交织而成的,各种思维形态兼而有之,但愈高层的人思维愈单纯。如王阳明的思维,也即儒家之禅,其目的是治国平天下。乔布斯的思维,却为佛家之禅,他将其用于技术上的创新发明。

2013年,我曾会见过美国英特尔总公司的首席架构师、首席科学家,中情局军控科学家,著名人工智能专家刘震阳教授夫妇。但见彼者于众人中双目仰视,精光四射,神采飞扬,侃侃而谈。我聆听片刻,即行发问,其甚讶异,复又反诘。我遂向他谈到:人工智能的上面是认知科学,认知科学的上面是心理学,心理学的上面是思维科学,思维科学的上面是哲学,哲学的上面是佛学。这是一个相互间的次第关系。并问到:“你知道不知道你的来源?”一瞬间他愣住了:“什么来源?”我遂道出:大科学家在宇宙时空的本源是什么,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当时在清华、北大各大学府做指导性演讲的他顿感万分惊讶、震撼不已。回美国多年后,提起此次谈话犹激动不已。

诚可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而道法自然,自然以为性也!宇宙时空乃至虚空,唯其一如之本性。阖乎本性?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而能生万法欤!此则规律而至真理,真理而至真谛!由道之规律之思维,而至佛之真理之谛之思维。此处,又焉儒之心学欤。

时光往前推溯至2008年,我对两院院士的谈话中指出,所谓自然科学只是物质科学的研究,物质技术的成果。而对于整个世界,他们也充满了疑惑与不解。我对彼等亦生怜惜与悲悯之情,因为物质科学与技术是最低等者也!又焉知精神科学、本性科学与本源科学?

正如牛顿所说:“我不知道在别人看来,我是什么样的人;但在我自己看来,我不过就像是一个在海滨玩耍的小孩,为不时发现比寻常更为光滑的一块卵石或比寻常更为美丽的一片贝壳而沾沾自喜,而对于展现在我面前的浩瀚的真理的海洋,却全然没有发现”。

也正于此,今天的硅谷禅、苹果禅盛行,遍及美国的精英阶层与大集团公司,表明了他们对精神世界、本性世界、本源世界的向往与追求。而《心经》与禅也已然成为全世界的文化现象。

何为禅思维?如历史上著名的禅宗泰斗——六祖慧能在顿悟中说道:“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八、毛泽东、周恩来、钱学森、赵朴初、高士其的大思维都是由中国儒道佛文化及其哲学所孕育的

上述所述,静态思维之中是静中有动,而一般人的思维是动中有静。比如毛泽东写“矛盾论,实践论”时,写不下去了,就放一放,过一个礼拜接着再写。

毛泽东在延安被胡宗南大军四面包围,三军将士等待毛泽东的命令,在大雨滂沱的深夜,毛泽东在警卫人员撑着的雨伞下抽着烟,只见烟头在黑暗中一闪一灭、一闪一灭。十分钟后,毛泽东狠狠的甩掉了烟头,毅然决定,向胡宗南大军聚集处的方向突围。这又是一种什么思维?它源于道教文化的周易八卦、奇门遁甲。

俄国科学家门捷列夫的64元素周期表,就是根据64卦的原理而发明的。著名的德国数理哲学大师莱布尼兹,根据太极的阴阳原理而产生了计算机的010101。爱尔兰逻辑学家乔治布尔发明了对符号"0"."1"的二进制代数演算。可见政治、军事、科学、技术乃至艺术思维皆源于文化及其哲学的思维。

周恩来的哲学思维体现在科学领域,他指导李四光的地质勘探,指导钱三强的原子弹研发,梁思成的人民大会堂的建设,以及和钱学森的谈话,对两弹一星的研究。至今两弹星发射现场所挂的大标语,还是周恩来拟定的十六字指导方针:“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更遑论在三年大饥荒时代,在国务院务虚会上提出的八字方针: "调整、巩固、充实、提高",以及马钢宪法、鞍钢宪法的制定。这些都被日本企业家门列为管理宝典。

钱老是一个学习西方科学技术的杰出代表,但钱老的晚年为什么大力倡导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传播与弘扬,并提出了“大成学”。这是对中国传统文化与传统哲学的潜心研究而提出的哲学、规律学、方法论的三位一体。

由此以观,中国儒道佛思维亦可作如是分类:儒家的阳明心学犹如方法论;道家的阴阳太极犹如技术应用及规律论;佛家的如来藏则谓世界观、宇宙观、时空观,虚空观与真空观也,也即科学与超科学。所以在这里,佛家的思维更值得我们思维科学领域予以借鉴与启示性的引领。正如《六祖坛经》最后的结尾句中,慧能这样告诉后学诸昆:“腾腾不造恶,兀兀不行善,寂寂断见闻,荡荡心无住”。盖以无思维而思维,无为而无不为也。

众所周知,儒家文化是从有为而到大有为,道家文化是从无为而到大无为,佛家文化则是从无不为到无所不为。所以中国历史上就出现了“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圣人不学而知之”乃至“胸中自有雄兵百万”。这些思维方式都是值得引起我们高度关注和重视。而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赵朴初、钱学森、高士其这些大家,这些大师的手笔,都是由中国儒道佛圣贤精神所孕育的,都是由中国儒道佛文化及其哲学所孕育的。

比如毛泽东的文化思维,周恩来的哲学思维,钱学森的科学思维,高士其的科普思维,赵朴初的佛学思维,而普皆为思维的一个序化与次第,普皆为大文化之思维,大佛学之思维,大真理之思维欤。

九、关于文化、科学、思维、哲学、宗教、文明的四个层面

实际上一切文化、科学、思维、哲学、宗教、文明都分为以下四个层面:

一、物质的文化,物质的科学,物质的思维,物质的哲学,物质的宗教,物质的文明。

二、精神的文化,精神的科学,精神的思维,精神的哲学,精神的宗教,精神的文明。

三、本性的文化,本性的科学,本性的思维,本性的哲学,本性的宗教,本性的文明。

四、本源的文化,本源的科学,本源的思维,本源的哲学,本源的宗教,本源的文明。

纵观古今中外,纵观人类历史,古今中外的一切经典学问、技术、科学、思维,乃至修行方法,莫不如是。

十、能够应对现代科学需求,又能与科学相依共存的宗教必定是佛教

爱因斯坦在1954年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的《Albert Einstein: The Human Side》一书中说到:“未来的宗教将是一种宇宙宗教。它将是一种超越人格化神,远离一切教条和神学的宗教。这种宗教,包容自然和精神两个方面,作为一个有意义的统一体,必定是建立在由对事物的--无论是精神,还是自然的--实践与体验而产生的宗教观念之上的。佛教符合这种特征。”爱因斯坦于自传中又说到:“如果有一个能够应付现代科学需求,又能与科学相依共存的宗教,那必定是佛教。”

爱因斯坦这两段话的原由与意义,能够解释的唯有佛教的思维,也即佛思维。

十一、什么是佛思维?

前上所述,中国民族之两种精神,不可谓不大矣,亦不可谓不小矣!然与佛思维相比,直是小巫见大巫,如佛所言:无数极微聚,迹近零虚尘;三千大海水,倒灌一介子;过去、现在与未来,皆在当下一瞬间;于一毛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乃至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心外无法,法外无心。

而《华严经》及《普贤行愿品》中对宇宙、时空、世界的相互含摄,彼此叠加与同共融入,已经到了叹为观止而不可思议的境界。

这也是中国大乘佛教文化与哲学体系其小无内的“细微处见精神”其大无外的“集大成精神”,而内外一如,无二分别。

倘若二十年前尚可认为这是闲话、空话,不着边际,而现在都已为现代科学——量子力学之所证明,今我国人乃至人类亦应正确地面对这一事实。

正如前年英国女王下达诏令,将佛教列入中小学的正修课,而在基督教世界的美国,佛教业已成为第三大宗教。此所以,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表了关于佛教文明的著名讲话,它并非空穴来风而无的放矢,而是基于世界范围内对佛教真理属性的全新认识。

十二、让思维科学脚踩中国文化的大地,头顶中国哲学的天空

同志们,朋友们!

因此,今天我们所召开的思维科学大会,面向中国教育领域的大会,恰恰是应该更好地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国传统哲学思维”的方式方法。我们也由此清晰地看到,功夫在诗外,功夫在画外,功夫在法学之外,功夫在科学之外,功夫在思维之外,功夫亦在功夫之外,这就是所谓的大文化与大思维,大思维与大文化。

它可以落实到一切人的身上。所谓思维者,古已有之,各大文化、宗教、文明中皆已有之。佛教的敦煌石窟、云岗石窟、龙门石窟中,就有众多的思维菩萨、善思维菩萨、妙思维菩萨、佛思维如来的塑像与名称。而且在佛教的经典中,各有其真实的事迹与来源。

何谓佛思维?弗是人之思维而为佛,弗是人、神之思维而为佛。如老子曰:“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佛曰:“舍识用根,本性如如,无诸分别。”

然毕竟佛由人中生。

同志们、朋友们!

让思维科学脚踩中国文化的大地,头顶中国哲学的天空。这样就决定了中国在世界的话语权,让中华民族在人类历史上发挥她的神圣使命。西方哲人云:“人类的天性是勇于追求真理的。”而人类是无数的个人所组成的,故而亦可曰“人的天性是勇于追求真理的。”

谨以此文而纪念钱学森先生逝世十周年(注),纪念钱学森先生的圣贤精神和科学理想,传播真理思维,完成历史与时代所赋予的崇高使命。

后记:

高士其老与朴初老是世交,《高士其全集》、《高士其科普作品选介》等书,皆由朴初老题写书名。

朴初老亦是高志其的法名师,因缘如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钱老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与同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朴初老会晤,共同探讨文化与宗教的问题,二人得出的结论则是:“宗教是文化”。这在当时是具有前瞻性的结论。

高志其与钱学森之子钱永刚会晤合影

2019年10月26日,我与钱老之子钱永刚在上海会晤,共同参加《中国思维科学会议》,并作《大文化与大思维》的主题演讲,此演讲的内在宗旨则为:大思维与佛思维。亦是对钱学森与赵朴初所探讨的“宗教是文化”这一主题的延伸与发展。

当此之际,我想三老在天之灵亦当同共而庆慰!

高志其

成文于2019年10月25日江苏昆山宾馆

定稿于2019年11月26日苏州西园寺

注:钱学森先生逝世于2009年10月31日。

 

第六、七、八界全国人大代表,相似论创建者、国家有突出贡献的科学专家、中国思维科学学科带头人张光鉴教授作演讲

高志其在钱学森图书馆与上海交通大学的大学生们合影

高志其与钱永刚、张光鉴等代表合影

高志其与参会代表们合影,右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郭爱克教授

高志其在钱学森图书馆与上海交通大学的大学生们合影

欢迎投稿:

Email: news@fjnet.com(国内)  fo84000@gmail.com(国际)     在线提交
QQ:983700265    电话:010-51662115转8005      论坛投稿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佛教在线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在线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要 闻

更多>>

投稿:010-85285027   信箱:(国内)  (国际)   QQ:2326936829

传真:010-51662115转8013    客服信箱:   客服电话:400-706-8559   客服QQ:847698935   在线留言   

吉祥宝塔迎请:15117935615   010-51662115转8026  010-51656995

祈福   佛教在线(www.fjnet.com)网络联系人:子桑   联系电话:010-85285027

办公地址: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  邮编:100011  乘车路线及地图

网站地图  义工报名  QQ:847698935  QQ群:21264446  招聘   技术支持:010-51662115转8023

京ICP证020416号-1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359号 Copyright ©1996-2012 佛教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