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VIP 会员
会员中心
佛门祈愿 福满人间:
《来自佛门的吉祥祝福》祈福珍藏册 迎请电话:010-51656995、 010-51385788;QQ:179518763;邮箱:qf@fjnet.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middle_nav_logol.gif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线>首页 > 学术论文

二十一世纪中国佛教的走向——徐荪铭

2009年03月10日 09:55:00 《佛教研究》 点击:0

据统计,1982年,全世界佛教徒共2.956亿人,比70年代净增5000万人,主要分布于亚洲各国①。90年代初,全世界佛教徒有3亿多②,比80年代有明显的增加。而中国佛教徒有1亿人,约占全国人口的8.3%,其中僧人16.8万,占全国总人口的0.004%。③我国台湾地区佛教徒476万人,占该地区总人数的22.7%④,比例明显高于大陆地区的平均数。台湾共有4000多座佛寺,香火旺盛,佛教是台湾地区最大的宗教。

中国佛教20世纪走过了中兴——凋零——复兴的曲折历程。20世纪上半叶为中兴时期,以杨仁山、谭嗣同、释圆瑛、释太虚、弘一为代表;50—70年代为凋零时期,以虚云、法尊、印顺、赵朴初为代表;80年代为复兴时期,以十世班禅、赵朴初、巨赞、正果、明真、真禅、明、清定、南怀瑾、星云、证严为代表⑤。大体上说,虽然20世纪以来世界佛教均处于末法时代,然而,本世纪上半叶,尤其是80年代以来,由于政治、经济、学术、文化、信仰等方面的原因,中国佛教则呈明显的复兴现象。主要表现在佛教刻经处、佛学书局的创办,佛学院、佛学研究机构的设立,佛教居士林的建设,佛教文化事业趋于兴旺,佛学在近代中国革命中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中外佛教文化交往愈益频繁,出现了一批造诣很深的高僧大德和佛学大师,如太虚、印光、弘一、虚云、法尊、印顺、杨仁山、梁启超、欧阳渐、韩清净、汤用彤、吕澂等。

纵观20世纪中国佛教由中兴—凋零——复兴的曲折历程,可以看出,其中有一些带规律的东西。它过去起作用,现在起作用,将来也必定起作用。这些规律性的东西是:

1. 经济、政治与宗教的辩证统一律

经济、政治是基础,宗教则是建立于一定社会的经济、政治之上,并为之服务的。经济、政治制约着宗教的形成和发展,同时,宗教一经形成,其发展又反过来影响(促进或制约)经济、政治的发展。政治的稳定、国家的统一、经济的繁荣,是宗教(包括佛教)发展的基本保证。国兴则佛法兴,国衰则佛法衰;“不依国主,则佛法难立”。这是佛教界人士通过长期实践和切实的修证,得出的颠扑不破的真理。佛教不与一定社会的经济、政治相适应,或者执政党对佛教采取不正确的政策,佛教的存在和发展就会受到严重的挫折,社会的安定和繁荣反过来也会受到影响。就是说,佛法的存在、发展并非仅仅是被动地与经济、政治相适应,而是能动的。佛法的存在和发展,能够促进人心的净化、道德的提升、社会的安定、经济的繁荣,或者制约着一定社会经济、政治的发展。十年“动乱”时期,中国大陆之所以佛教濒临灭绝,根本原因是受极“左”路线的干扰、破坏,经济濒临崩溃边缘。经济、政治制约了佛教,佛教也就无法发挥其优势,为挽救颓势、复苏经济服务。80年代以来中国大陆之所以经济腾飞,佛法兴盛,得益于党和人民政府拨乱反正、实行改革开放、政治较宽松及国内外大气候等多种因素,但其中重要一条,是执政党对佛教等宗教,采取政教分离,保护公民宗教信仰及不信仰的自由,保护属于寺院所有的佛教教产不受侵犯等正确的政策、法令,反对对佛教人为的、强制的行政干预,得到广大民众信任和支持的结果。反过来,佛教也为经济腾飞,为社会主义的双文明建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仅1984—1991年初的7年中,普陀山佛教协会就为经济建设、社会福利、文教事业捐资395.947万元⑥。1991年华东水灾,中国佛教界共募集救灾款500万元,其中仅上海佛教界就捐款100万元。1993—1994年,重庆佛教界希望工程募资211.4576万元,直接对口救助失学儿童3392人次。可见,经济、政治与宗教(主要指佛教),二者既相互制约,又相辅相成,不是绝对对立的。

2.道德与科学、物质文明发展的辩证统一律

道德是一定社会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和轨范,包括佛家伦理。关于道德与科学、物质文明的关系问题,中国古代思想家孔子早就说过:“富而教之”。《论语·阳货》中也揭示了“为家不仁,为仁不富”的现象。管子则提出“仓廪实,知荣辱”,认为随着物质财富的丰富,社会的教育程度,人们的道德水平也会随之提高,同时,二者也存在着矛盾。在当今物质生活水平大大提高的情况下,道德水准的提高有与物质生活相适应的一面,也存在着不相适应的方面。1922年梁启超在南京发表演讲时引用他人的观点说:“道德和科学及物质文明是成反比例的。科学越发达,物质文明越进步,道德就要堕落和退步的。”⑦梁氏当时对此有保留意见,今天听来也确实有点危言耸听,然而实际例证俯拾皆是,又不能不令人深思。以性病和艾滋病为例,1981年世界上首次发现几例艾滋病,到1992年,全世界感染此病毒的成人已达1180万。专家预计1995年受感染成人总数将达1740万,患者将增至490万人。这是为什么呢?联系性病的流行规律看,性病特效药的发现是在40年代末,然而就在包括青霉素在内的各种抗菌素药物控制了多种细菌性传染病时,人们以为有特效药而有恃无恐,淋病和梅毒反而更趋上升。性病的种类从淋病、梅毒、软下疳、肉芽肿四种,增加到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20多种。因此,专家们“预计一旦艾滋病的特效药问世,艾滋病的流行必将加速。”⑧另外,随着计算机的广泛应用,计算机犯罪这一新的犯罪现象也日益严重。1996年12月24日,桂林市33岁的储蓄员李波因利用电脑挪用2134万元,有460多万元无法归还,犯下贪污罪被判处死刑,⑨就是典型的一例。可见,科学技术尽管是第一生产力,能够造福人类,应当大力发展,然而,它并非万能,也不能防止人们的道德退化与堕落。现代科技的发展和物质文明程度的提高,并不是与道德水准的提高同步发展的,在许多情况下二者是矛盾的,甚至是成反比例的。

道德与科学、物质文明的关系如此,心理状态与科技、物质生活的关系也是辩证的统一。心理指认识、情感、意志等心理过程和能力、性格等心理特征,包括宗教心理等。科技的发展、物质生活的丰富,使人们的生理、心理需求更大程度得到满足,同时也带来新的迷惑、心理失衡。以人们记忆犹新的上海大众汽车公司前总经理方华来说,论事业,他有一个海内外闻名、欣欣向荣的宠大企业;论婚姻,他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论名誉,他们公司拿出几百万元支持中国足球队,博得全国人民的赞扬。照道理说,他的一切该十分圆满了吧!然而,不幸的是,他却在1992年1月,在高楼的阳台上,走出不该走的一步,跳楼自杀了!这不是令人十分惋惜,又十分费解吗?人们可以对此作各种各样的猜测;佛家也可以从因果报应、共业与不共业来解释这一现象;当然也可以作另外的分析。有人说,大众汽车虽然欣欣向荣,但当年要达到生产10万辆的目标,谈何容易。作为总经理的他,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他的贤惠的妻子由于身患绝症,又给他精神上以沉重的打击;他们公司一年赞助中国足球队100万元的目标,当时也只完成30万,而中国足球队也没有象人们所预期的那样,早日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人们说,事业是他的命,妻子是他的根,中国足球是他的魂。面对着催命、刨根、夺魂这样沉重的精神打击,他没有政治思想工作的开导和及时的心理治疗,也没有宗教精神的慰籍,最终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可见,精神慰籍、心理的持衡与物质生活并非同步。在当今经济大潮高涨和科技广泛应用年代,求职、升迁、创造、发展竞争激烈,股市、资金、劳力、原材料市场大战变幻莫测,企业的荣辱兴衰、个人的升降浮沉、生老病死仍然有许多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祸福吉凶难以预料,在许多情况下,人们的精神、心理状态失衡、与物质生活发展的冲突日益加剧,这就为宗教的发展,尤其是以净化心灵、提升道德、自觉觉他、普度众生为宗旨,长于信仰治疗、心理治疗的中国佛教的发展,提供了用武之地,带来了机遇。吴立民先生说:“佛教确实可以在许多方面为科学提供认识论的指导,弥补科学的某些不足,甚至解决科学不能解决的问题。所以对于未来佛教的传播趋势,我始终相信:科学愈昌明,佛教愈发达!”[10]

3.正法与末法辩证统一律

佛教从诸法因缘而起、缘生性空、成住坏灭的理论出发,认为佛教的传播必定经历正法、像法、末法的发展过程。《大方等大集经·法灭尽品》中说:“今我涅槃后,正法五百年,住在于世间……像法住于世,限满一千年”,其余为末法时期。日本学者也指出:“从隋至唐连续不断有强烈末法意识主张者,慧思、信行、道宣、窥基等,都是末法兴起时代几位代表性大师”[11]。因此,正法、末法之说早为佛教界所公认。但是,正法与末法也不是绝对的,而是辩证统一的。《金刚经》说:“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法与非法是对立统一的,正法与末法的关系也是如此,说是末法,即非末法,是名末法。对正法、末法的关系应作如是观。1953年3月3日当代禅宗高僧虚云老和尚在上海市佛教青年会释迦佛七开示时说:“我们已经皈依三宝,释迦佛是我们的本师……。唐宋元明以来,悟了道的祖师到处都有出现,佛法大兴,而今天根机不同,悟道的人不容易见到,就是真正持戒修行,真正替佛宣扬法化的人,也不易访求。虽则有人说目前是末法时代,距离佛灭度的时间太久了,所以会发生这样的现象,其实只要我们能真正持戒修行,信愿坚固,那末法即是正法。……各位大护法,他们领导周围的善信眷属们精进办道,替佛宣扬、令人赞叹,使人信仰,这就是正法住世,是莫大的因缘。”[12]虚云老和尚的开示揭示了一个普遍真理:目前是末法时代,真正悟道的人不容易见到,但末法可以转化为正法。只要人们有坚定的信仰,坚强的愿力,坚持净戒,积极精进,“末法”即为“正法”,“末法”衰微可以变成“正法”久住。这里,关键是佛教界积极发挥主体能动作用,同时凭借种种殊胜因缘。至于佛教由末法而走向消亡,那是无限久远的将来的事,也就是世界大同、病除药去、地狱全空的时候,此不赘。

事实上,同样处于末法时代,日本佛教在本世纪以来也获得很大的发展。从佛教信徒来说,1947年3674万;1961年达6696万;1987年则增至9294万,寺庙85380座,佛教徒占全国总人口的43.5%。日本佛教有许多派别,其中日莲正宗、创价学会、立正佼成会、净土宗本愿寺派、曹洞宗以及不动宗、高野山真言宗、真言宗智山派、丰山派、大觉寺派、真如苑辩天宗、净土宗、大谷派、临济宗妙心寺派、日莲宗、灵友会、佛所护念会等8大宗派,各宗派信徒均在100万以上,日莲正宗则达1745万[13]。尽管佛教徒的数量多并不是“正法”的唯一标志,僧伽的素质高、僧团组织的严密,高僧的造诣、人才的兴旺、对社会的促进作用大等等,才是衡量正法与否的本质内容,但是,没有数量也就没有质量,数量之多毕竟也是一个重要标志。从日本佛教的发展也可以看出,“末法”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变成正法,这是确定无疑的。

21世纪是和平与发展的世纪,是太空与信息的时代,尤其是人体科学有了突破性进展的新时代,也是宗教与科学技术发展、物质文明建设更相协调的时代。一位宗教家、哲学家深刻指出:“社会文明的真谛在于生命的联系,在于联系的和谐”[14],21世纪的高度物质文明必定要追求生命联系的和谐,而对人生终极关怀的宗教也会与之相适应。还有一些政治家、宗教家、哲学家预言:“21世纪是生命科学带头的世纪,要深入研究生命的起源问题,重新认识佛学哲理是有益的。”[15]1919年胡适就著文说:印度中国两系与希腊犹太两系作为东西方“两支哲学互相接触,互相影响,五十年后,一百年后,或竟能发生一种世界哲学,也未可知”[16]。日本学者福岛庆道则说:“禅宗乃至整个佛教,倡导通过调身、调息、调心,使人无我,具备慈悲心,这是实现21世纪和平和共同进步的捷径。”[17]人们预言:“21世纪的文化,是中国的儒家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世纪”[18]”;“社会科学21世纪是中国世纪[19]”;或者说:“21世纪将是宗教的世纪”[20]。总之,不论是政治家、宗教家、哲学家,也不管从什么角度说,21世纪与中国、中国文化、中国佛教都是息息相关,极关重要的。这是中西方有识之士的共识。

从以上对21世纪时代特点的简要分析,我们认为,新世纪的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当有如下特点:一党领导、多党合作更适应改革、开放、和平、民主、多元化发展的新格局,高科技、网络时代、地球村,深度开发海底资源与宇宙空间,物质生活的空前富裕,以及生态环境的某种程度上的恶化、资源的贫乏以及随之而来的不可避免的精神失落、道德退化、心理失衡,从而导向回归自然、找回失落的本心、崇尚精神慰藉的需求。这就为注重向内观照、追求超越精神与生命联系的和谐、返朴归真,长于了脱生死、乐于奉献、关怀终极人生的中国佛教提供了经济、政治基础和客观需要,为其长足发展提供可能。

21世纪中国佛教的发展,大体具有如下特点。

第一、中国佛教的“心”字形布局将向“中”字形发展,进入又一全盛时期。佛家一切唯心,教人安心立命,向内观照人人皆可成佛的本心。目前,中国佛教的发展呈“心”字形态势。“心”字第一笔,为藏传佛教和上座部佛教,居西部、西南部半壁江山;“心”字的第二笔大弯勾,为大乘佛教,指中南、华南、华东,尤其是东南沿海和台湾、香港地区,是中国佛教的重点;心字中间一点为北京、华北地区,以北京为中心,是中国佛教的心脏;最后一笔,包括东北、山东地区,为与俄罗斯、蒙古、朝鲜、韩国、日本相毗邻的重要窗口。这种心字形态势,是两千年来佛教在中国传播与发展,与儒道传统文化、民族心理相撞击和交融、积淀的结果,也是近代中国政治、经济(包括区域经济)、文化发展诸方面因缘所造成的。

“心”字尽管有主有从,结构紧密,但总不如“中”字那样纵横交错、八面圆融。“中”字形以京津、汉、广为轴心,东西南北紧密统一,藏语、汉语、巴利语三大语系以及内地与台、港、澳相互贯通,有主有从,有分有合,融通一气。根据国内外形势,可以推测,21世纪前半期(即2050年前)中国内地佛教,在“一国两制”的局面下,与台、港、澳等地佛教更密切交往,中国佛教将与北美、日本、韩国及中南亚、欧洲更频繁交流。“中”字形布局反映出中国佛教内部以及东西方佛教真正达到圆融统一的全盛时期,甚至大大超过唐朝盛世。

第二、佛教教团组织和弘法活动日益贴近民众生活。信徒人数呈稳步增长趋势。目前大陆的教团组织有两种形式,汉地佛教以省、市佛教协会指导下属的寺庙开展弘法活动为主,藏传佛教与南传佛教地区虽然仍属省、市、自治区佛协领导,由于所在地区基本上是全民信教,所以实际上是以所在地区的寺院为主开展弘法活动,而台、港、澳佛教则以各寺院为主、各社区为辅开展弘法。由于新世纪社会更趋向民主化、法制化,经济更趋繁荣,佛教更贴近信徒的生活,所以21世纪的中国佛教组织也更趋多元化,但主体仍将在中国佛教协会统一领导下,以各地的寺院及所在社区的佛协、居士林(或居士学修委员会)为主,开展弘法活动。那时,中国佛教徒可望由目前1亿人增加到2亿(占全国13亿人口的15.4%)。

中国佛教日益贴近民众,将出现双重影响。这也是必须充分注意到的。从正面、主流来说,将促进佛教更好与社会主义社会相协调,从而更体现其自身存在和发展的价值。中国佛教的一个重要价值在赈灾、救助失学儿童等社会公益福利事业中得到进一步的体现,许多信仰缺失的人在迷茫中拨开了云雾,对佛教有了新的认识,而一些在商潮中迷失本心的僧人,对自身价值的认识也得到洗礼和升华。他们进一步认识到:佛教自身的价值,不仅在梵呗钟声里,不仅在宏伟的殿堂、塔楼、尊严的佛像艺术里,更在弘法利生、净化人心、解行相应的悲心宏愿里。

另一方面,日益高涨的商品经济大潮和社会生活的发展变化,也不可避免地给佛教带来冲击。正如赵朴初会长所指出的:“在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佛教界有相当一部分人信仰淡化,戒律松驰;有些人道风败坏,结党营私,追名逐利,奢侈享乐,乃至腐化堕落;个别寺院的极少数僧人甚至有违法乱纪、刑事犯罪的行为。这种腐败邪恶的风气,严重侵蚀着我们佛教的肌体,极大地损害了我们佛教的形象和声誉,如果任其蔓延,势必葬送我们的佛教的事业。如何在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形势下,保持佛教的清净庄严和佛教徒的正信正行,从而发挥佛教的优势,庄严国土,利乐有情,这是当今佛教界必须解决的重大课题。”[21]这种负面影响在一些地区,在今后相当长时期内必然会继续存在,有时矛盾也可能激化,务必引起重视。

第三,弘法手段日益现代化,方式也更多样化。电子版《大藏经》问世,并进入寺院,佛学院、禅堂安空调,寺院安直拨电话、传真机,僧人带BP机,佛学讲座和研究更多采用录像带、放像机、闭路电视系统、佛教多媒体信息咨询服务中心等等现代手段,佛教夏令营、短期出家、禅修中心、电台广播弘法(佛学专题讲座)、电视台佛学专题节目、《佛教日报》创办、寺院佛学刊物、佛教书刊大量流通,佛教院校、研究所大规模开办,佛教界希望工程、佛教义诊、安养院、医院、巡回医疗队、孤儿园等慈善设施、慈善机构、寄存骨灰的海会寺等,将普遍深入各地社区、更贴近民众生活。以出家二众为主,更重视依靠在家二众,将成为中国佛教的显著特点之一。至于弘扬佛教文化,居士(在家二众)仍将成为中国佛教的主流。

第四、与国外的交往日益频繁,对于维护世界和平的作用愈益突出。佛教是世界上最爱好和平的宗教,它主张“不杀生”、“六和”、“怨亲平等”、“无缘大悲”的精神,有利于人与人、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和平共处,甚至有利于人与万物、与周围世界、与整个生物圈的和谐、动态平衡。虽然个人信仰无法根除局部战争的社会根源,但随着佛教信徒力量的增加,正信正行力量的增长,以及对国家决策影响的增长,无疑会大大地减少战争的危害,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世界大战发生的可能性,有利于维护世界和平。在21世纪,世界上各政党、社会集团、地区、国家、民族之间的冲突仍然难以完全避免,局部冲突和局部战争将时有发生,但是,随着社会民主化、法制化和社会管理手段的现代化,随着不同社会制度之间相互和平共处的认同程度的提高,渴望和平、发展合作、和睦相处,阻止发生世界大战、争取世界大同的努力,将逐步成为现实。

总之,21世纪的中国佛教将沿着现代化、大众化、多样化、国际化的方向发展,必将发扬自己的优良传统和特长,再造辉煌,更好地造福中国,造福世界,造福众生。

注释:

①据1982年牛津版《世界基督教百科全书》统计。

②1991年《大英百科年鉴》提供的数字。

③据中国佛教协会1994年提供的资料估计。另据净慧《花都法雨》(1994.9三联书店版)第3—4页;全国现有僧尼、喇嘛16.80万人(其中汉传4万人、藏传12万人、南传8000人),寺院8000多座(其中汉传5000座,藏传2000座,南传1000座),佛教院校近20所,在校学僧约2000人。

④据台湾当局1993年有关资料统计,见《法音》1994.5.23。

⑤详拙著《佛教与21世纪》,即将出版。

⑥据普陀山佛教协会1993.5给中国佛协的报告。

⑦梁启超:《教育应用的道德公准》,《饮冰室文集》之三十九,第五册第29页。

⑧见中国驻美使馆陈安琪、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朱琪文,《百科知识》1992.12:第41、44页。

⑨蒋玉明:《“大亨”梦的破灭》,见《燕赵都市报》1997.5.3。

[10]参吴立民所长、净慧法师1994年1月率团访问法国归来接受记者的访谈录:《西行归来话弘法》,载《佛教文化》1994.3.第15页。

[11]参《大方等大集经·法灭尽品》,频伽藏《大藏经》玄四第66页,参见日本藤堂恭俊、盐入良道《中国佛教史》(上)第184页、第250页。

[12]《虚云和尚法汇续编》第16页,河北省佛协印行。

[13]据1988年版日本文化厅《佛教年鉴》。

[14]罗光《生命哲学》第一本序第15页。

[15]牛实为:《论科学与佛学的内在关系》,《佛教文化》1990.第8页。

[16]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上。

[17]日本东福寺派管长福岛庆道在“大摄心坐禅”上的开示,见《光明日报》1994.1.15.李春林文《在东禅寺学坐禅》。

[18]陈立夫谈21世纪文化,见《智囊》(陕西)1992.2第1页。

[19]美国哈佛大学张光直语,见汤一介《中国宗教的过去与现在》,江西人民出版1991.8版《儒释道与内在超越问题》,第293页。

[20]冯嘉芳《当代佛教》总序中引西方宗教家语,见《当代佛教》,第1—2页,东方出版社1993年7月版。

[21]中国佛教协会1993.10编《中国佛教协会四十周年纪念文集》。

[22]汪洋《甘露润新苗,慈悲暖童心》,见《法音》1994年5期。

[23]赵朴初《中国佛教协会四十年》,《法音》1993.12.12。

作者:徐荪铭

欢迎投稿:

Email: news@fjnet.com(国内)  fo84000@gmail.com(国际)     在线提交
QQ:983700265    电话:010-51662115转8005      论坛投稿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佛教在线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在线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要 闻

更多>>

投稿:010-85285027   信箱:(国内)  (国际)   QQ:2326936829

传真:010-51662115转8013    客服信箱:   客服电话:400-706-8559   客服QQ:847698935   在线留言   

吉祥宝塔迎请:15117935615   010-51662115转8026  010-51656995

祈福   佛教在线(www.fjnet.com)网络联系人:子桑   联系电话:010-85285027

办公地址: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  邮编:100011  乘车路线及地图

网站地图  义工报名  QQ:847698935  QQ群:21264446  招聘   技术支持:010-51662115转8023

京ICP证020416号-1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359号 Copyright ©1996-2012 佛教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