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VIP 会员
会员中心
佛门祈愿 福满人间:
《来自佛门的吉祥祝福》祈福珍藏册 迎请电话:010-51656995、 010-51385788;QQ:179518763;邮箱:qf@fjnet.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middle_nav_logol.gif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线>首页 > 新专题报道 > 下期视点

华严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摘选

2013年12月10日 19:12:00 佛教在线 点击:0

韩国禅形成中受到的华严影响

?炳学(忠南大 哲学科)

 

[内容提要]?文考察了以新罗末期九山禅门为中心的韩国禅形成过程中所受到的华严思想的影响。新罗末期九山禅门的开创者们都曾入唐学习当时?行的禅思想,前期是马祖道一系的法脉,后期是石头希迁系的法脉。

虽然禅思想传来,而且新罗末期华严思想也有衰退,但是还有华严结社等各种积极的对应和继承。特别是以强调大乘菩萨实践行动的义湘系华严思想为基础的禅思想得以传播。

韩国初期禅僧在出家初期学习了基本的《华严经》后,纷纷转向禅思想,这可以通过各种碑文而确定。

 

[关键语] 韩国禅, 禅思想, 华严, 禅僧, 九山禅门, 义湘.

 

 

 

1. 緖论

 

新罗末期的禅思想传来是韩国佛敎思想史上非常重要的事件。 新罗末期禅的传入是因为当时唐朝流行的原因,同时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和思想倾向让新罗人通过自身的直接体验而有了深刻认识,继而认识到现实的必要性。

在新罗已经有接受禅思想的哲学思惟基础,也有着来自社会?思想方面的原因和条件,从而造成了诸多山门的形成,禅思想得以开花结果。

禅宗在远离当时首都庆州的湖南智?山和江原道太白山等山间为中心发展。禅宗运动以山为中心,建立寺院大兴禅风。建立诸山门(所谓九山禅门)的禅僧们批判新罗的骨品制度,以及当时敎宗的堕落情况。这种得到地方豪族势力支持的佛敎势力开始登场。

一般以为随着禅思想的传来,义湘传入新罗的海东华严思想有着衰退的倾向,但是最近有研究表明禅思想的传来并没有导致华严思想衰退。[1]

反倒是禅思想传入新罗和高丽的思想基础是由华严思想所提供的。即新罗末期的禅僧们出家初期以《华严经》为主要学习的内容,以后随着入唐学习禅宗而转向,所以可以理解为以华严思想为基础而接受禅思想。

入唐求法僧们入唐学习了作为新思潮而登场的禅思想,并没有认为与义湘所代表的华严思想是对立的。入唐求法僧并没有只是学习禅宗,还在义湘学习华严思想的寺院修学并四处参学敎宗寺院,是一种开放的态度。特别是实践倾向强的华严思想与禅思想相通,在禅思想盛行的910世纪华严宗寺院也同时存在,华严宗高僧也在积极的活动。

本文为了考察韩国禅形成过程中华严的影响,首先讨论了910世纪入唐求法僧和禅之传来。第3章考察了禅思想的传来与华严宗的对应,第4章考察了韩国初期禅僧与华严关系。 

2. 9-10世纪入唐求法僧与禅之传来

 

新罗末期禅思想分别以各山门为中心,这理解起来比较困难。这是因为山门开山应该有其独特的家风,这种独特的家风是否存在。独特的家风是指开山祖师以及后代的禅师们延续的,乃至所有参与其中的僧侣们所产生的共同纽带感,但是家风之间要存在不同才好判断。这也就是确定或者发现诸山门独自的(排他的)家风比较困难的原因。

禅僧入唐求法,学习了禅宗五家的禅思想。但是他们在唐求法期间并没有局限在特定的法脉,而是参访其他法脉的禅僧,游历名山大寺和禅知识们交谈。这其中也有华严宗等敎宗寺院。

入唐学习禅思想的禅僧的滞留时间平均有20余年,这些游学僧是当时最高的知识人备受瞩目,可以得知中国禅宗的发展与诸山门的禅思想是有机的关联。, 当时禅思想的中心地唐与周边的新罗有着密切的关系,随着北宗禅、南宗禅的变化, 当时南宗禅有从马祖系到石头系的变化,这使得九山禅门的特征与中国禅的发展一致,这是值得探讨的事情。[2]

在考察中国禅宗的传入时,还要考虑与中国禅宗变化相关联的某种变化。第二,需要考察迦智山门的道义之前受到的北宗禅的影响。第三,要分开考察受到南宗禅影响的前期马祖系后期石头系。 

《景德传灯录》、《祖堂集》以及各种碑文中有九山禅门关联禅僧入唐的记录[3],首先是迦智山门的道义(未详)784821(37)年入唐,跟随马祖系智藏学习,道义的弟子体澄(804890)837840(3)年学习马祖系(?)的法,兢让(878956)897924(27)年入唐学习石头系九峰道虔的法。

实相山门的开创者洪陟(未详)?828(以前)年入唐随智藏学习,开创曦阳山门的道宪(824~~882)没有入唐,法朗(未详)和愼行(704776)7世纪后半入唐受到北宗禅(神秀系)的影响。

桐里山门的开创者惠哲(785861)814839(25)年入唐跟随马祖系智藏学习,庆甫(868947)892921(29)年入唐跟随石头系疏山翠人学习, 凤林山门的玄昱(787868)824837(31)年入唐跟随马祖系 章敬怀晖学法,璨幽(869958)982921(29)年入唐跟随石头系投子大同学法。

塞拉利昂门的开创者道允(798868)825847(22)年入唐随马祖系南泉普愿学法,圣住山门的开创者无染(800888)821845(24)年入唐随马祖系麻谷宝彻学法。大通(816883)856866(10)年入唐随马祖系仰山慧寂学法。丽严(862930)?909年入唐随石头系云居道膺学法。玄晖(879941)906924(18)年入唐随石头系九峰道虔学法。

开创阇堀山门的梵日(810889)831847(17?)年入唐随马祖系塩官齐安学法,行寂(832916)870885(15)年入唐随石头系石霜庆诸学法,最后有开创须弥山门的?(869936)896911(15)年入唐随石头系云居道膺学法。

以上可知在中国禅宗由六祖慧能主导的南北分立的情况下,有众多新罗学僧前来学习禅思想。北宗禅的影响逐渐微弱,六祖慧能的南宗禅大兴而导致新罗禅宗的形成。所以可以说韩国禅思想都是通过六祖慧能的法孙们而得来的。第一位传法者是道义,他于宣德王5(784)入唐跟随马祖道一的弟子西堂智藏学法,宪德王23(831)归国大兴禅法,但是新罗当时对其不理解认为是魔说而拒绝。于是道义在雪岳山隐居, 传法给弟子廉居,廉居再 传给体澄(804?880)到了后代而形成九山禅门。

影响甚巨的南宗禅可以分为前后期两部分。前期是宪德王初年(809)到景文王末年(878)60年间,入唐学禅法返回新罗开创禅门。后期是宪康王初年(875)到敬顺王末年(935)60年间,前期传法的新罗禅僧的弟子再次入唐求法。[4] 由上可知九山禅门入唐求法僧们前期是学习南岳怀让-马祖道一系的禅思想,后期是学习靑原行思-石头希迁系禅思想。

初期学习马祖法脉开创禅门的分别是跟随西堂智藏(迦智山门的道义?实相山门的洪陟?桐里山门的惠哲), 章敬怀晖(凤林山门的玄昱), 南泉普愿(师子山门的道允), 麻谷宝彻(圣住山门的无染), 塩官齐安(阇堀山门的梵日), 仰山慧寂(圣住山门的大通)等人学法。后期跟随石头系的是石霜庆诸?云居道膺?疏山匡仁?投子大同?九峰道虔等。

参考初期禅传来的情况,在南宗禅以前传入的北宗禅最初是由法朗和愼()行所为。崔致远在<凤岩寺智证大师寂照塔碑>写道法胤 唐四祖为五世父 东渐于海 遡游数之 双峯子法朗 孙愼行, 会孙遵范, 玄孙慧隐, 来孙大师也”.[5] 可知法朗随禅宗第4祖道信学法,事解 遂就于志空和尙卽大照禅师之入室[6],法朗去世后之后是愼行入唐随北宗禅神秀系大照禅师普寂的弟子志空和尙学法。愼行的碑文中有然后 还到鸡林 倡导羣蒙 为道根者 诲以看心一言 为熟器者 示以方便多门 通一代之秘典 传三昧之明灯 寔可谓佛日再杲自旸谷 法云?[7],可知愼行对禅法的重视。

除了法朗和愼行外,不见其他传播北宗禅思想到新罗的禅僧。这是因为当时新罗社会的佛教与贵族关系密切以敎宗势力为主流,对接受禅宗思想有抵触是政治社会的原因。[8]

值得注意的是学习中国禅思想的新罗僧侣们的活动。崔致远在<凤岩寺智证大师寂照塔碑>中写道西化则静众无相 常山慧觉禅谱 益州? 鎭州?者是.”[9] 根据《楞伽师资记》作为5祖弘忍弟子的神秀等弟子11人中,有高句丽僧智德的相关记录。[10]

这些记录提醒我们思考当时新罗游学僧在初期禅宗史所产生的作用。其中最活跃的是净众无相[11],无相是最初传播禅佛敎到西藏的之人,新罗王族出身的他在四川正中寺居住了20多年,与神秀北宗、慧能南宗并行展开独自的宗派。无相与马祖道一也有密切关系,禅师们跟随马祖学习,应该与马祖尊敬无相,对于新罗出身的僧侣给予优待不无关系。[12]

在南宗禅?入以前,受到北宗禅影响的时候罗诸山门已经初具九山禅门的轮廓,新罗禅思想是以新罗的地域为局限而产生,其重要性可以忽略。

 

3. 禅思想传来与华严宗之对应

  

为了理解罗末禅思想的传来与华严的关系,需要对既有的见解持批判态度。第一,高丽后期荐册的 《禅门宝藏录》中有道义、无染、梵日等人的记录, 通过这些记录并不能推知他们的禅思想。因为天?作为天台宗僧侣也被收录眞归祖师说。

第二,新罗末禅思想用禅敎一致的观点不能说明。禅敎一致是由宗密确立的,碑文中不见有关论述。

第三,新罗华严的主导者浮石寺道宪在梵体门下学习华严的9世纪初叶,很自然的接受了对北宗神秀的注释及其著述的进行讨论的禅宗观点。这说明了华严宗僧侣在转向时,不一定是站在禅宗和华严宗对立的层面上。

这种认识不是禅处于优位的认识,也不是中国佛敎思想展开过程中禅宗盛过华严的惯性思维,是新罗末禅宗与华严宗的关系?解之结果。是因为对新罗末的佛敎,特别是对义湘系华严的特点理解不足所致。[13]

新罗末的禅僧们大部分是从华严宗转向禅宗。现有碑文中可以找到的,新罗末高丽初转为禅门的僧侣的记录大约有32名。其中出自华严宗的有16人。可知当时华严敎团的势力之大,特别是开创了禅宗山门的重要人物——迦智山门的道义, 曦阳山门的道宪, 圣住山门的无染, 阇堀山门的开淸和行寂, 师子山门的道允和折中, 桐里山门的惠哲等人都出自华严宗。他们是在浮石寺、华严寺、海印寺等华严宗寺院学习而后改学禅门的禅僧。[14]

新罗末期义湘系华严作为新罗佛敎的主流而登场,新罗末的求法僧大部分与义湘系华严有关联,所以在入唐学习作为新思潮出现的禅宗,特别是南宗禅思想的初期禅僧中与义湘系关联占大多数华严僧。

这种现象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所以义湘系华严僧接受南宗禅是比较自然的事情。从求法僧的角度来考虑,学习国内还没有的新思潮也是一种可能性。入唐僧侣中的大部分是初期求法禅僧的后辈。在道义归国的821年到880年代末的约70余年,禅宗不再呈现多样的思潮,而是集中为以马祖道一系统为主的传承,这也是义湘系等华严宗僧侣转向禅宗的原因之一。

华严宗僧侣转向禅宗并不意味着禅宗与华严宗的对立,反而证明了禅宗和华严宗的密切关系。虽然新罗末接受了禅宗的新思潮,但是并没有立刻对义湘系华严产生对立情绪。

与禅宗强盛而华严衰退的中国不同,虽然新罗华严特别是义湘系华严受到了冲击,但不是是禅宗占据优位所致。[15]

华严宗9世纪初半传入新罗并慢慢强盛,与禅宗的对应出现在9世纪中后半。这说明了到9世纪中半,禅宗并没有占据华严宗的教化范围。到了9世纪后半,随着华严宗对禅宗的认识变化,导致禅宗的扩张对华严宗产生了影响。

华严宗为了应对这种变化而在信仰结社和整备思想上倾注了大量力量。禅宗的传入虽然对华严宗有相当的影响,但是通过华严结社或者华严祖师传来团结华严敎团,敎理上强化了80卷本《华严经》以及澄观的敎学内容。华严信仰还在民众信仰的禅宗寺院安奉华严毘卢舍那佛来确立华严神众信仰。[16] 当然禅宗的扩张也带来一定的威胁。华严宗内部有对禅宗的批判,在禅宗传来初期禅师们大部分不怎么强调禅敎的区别。

作为对新罗末禅宗的对应,华严宗成为高丽王朝的建国?念,相比禅宗以及其他宗派占据优位。在高丽初华严比禅占据优位,比如有均如为代表的义湘系华严?与以弹文为代表的元晓系华严的?兴。

高丽初以均如和弹文引导的华严宗团经历了华严宗在新罗末的整备过程,在高丽初保有相当的势力。随着新罗末禅宗的传来,华严宗通过持续的思想、信仰、组织等多种方式来对应从而确保其在高丽初所处的位置。华严通过这些活动对应韩国禅所产生的重要影响。华严与禅的思想结合相比中国佛敎两者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

当时敎宗的思想中瑜伽宗和华严宗比较?行,但主要以华严思想为基础而接受了禅思想。这种在华严基础上接受禅的现象,在考虑到中国禅宗以华严的思想卽事而眞为基础展开的思想史情形下是比较自然的情况。

以后韩国禅宗的发展经过半世纪就完全掌握了宗敎界和思想界,这是因为以华严宗为基础的原因。 丽初的九山禅门在高丽初的快速发展与王室的支持下华严宗的势力扩张也有关联。高丽初随着华严和天台宗思想的出现从而实现了禅敎之会通,普照知讷的禅敎会通也是接受了这种禅宗的禅师们的思想为基础。

 

4. 韩国初期禅僧与华严

 

诸山门形成过程中禅僧闷得思想基础是什么?这可以以当时思想界、佛敎界的宗派情况为基础推算出,实际是通过记录各山门开山祖师出家前行迹的碑文以及《传灯录》《祖堂集》等可以做一番了解。

许兴植认为“9世纪以地方寺院为中心的祖师?论形成了具有实践性、神异性的宗团,这种倾向随着土豪势力的登场和庆州支配势力的弱化而展开。在这一过程中义湘系华严宗和强调眞表系忏悔与实践思想的瑜伽宗分别在百济和高句丽的古土南部发展。在同样的地域有从中国学习南宗禅的?学僧以及他们的继承者传播禅宗和曹溪宗。[17] 这种事实是当时禅宗僧侣出自义湘系华严宗或者眞表系瑜伽宗,入唐游学后而转向禅宗。

另一方面,禅僧们不只学习了佛敎,还涉猎了儒敎、道敎等其他思想,这些都有可能对其思想产生了影响。

第一,他们当中除了佛敎以外,对儒敎、道敎、?史等各种知识都有所涉猎和学习。例如圣主山的郎慧和尙九岁始鼓箧 目所览 口必诵 人称曰 海东神童 足兮一星终 有隘九流(儒家?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墨家?纵横家?杂家?农家) 意入道[18]

第二, 可以看到有熟读经?论三藏或者具有禅敎素养僧侣。须弥山的?严禅师年十二 往迦耶岬寺 投德?法师 恳露所怀 求为师事 自此 半年之内 三藏修探[19],无染国师或谓敎禅为无同 吾未见其宗[20]

第三, 最重要的特征是出自于华严宗并且具有华严思想的素养。初期禅僧中有相当多都是先学习华严而后习禅。与浮石寺有关系的禅僧是桐里山门的惠哲, 圣住山门的无染, 曦阳山门的道宪, 师子山门的折中等。与海印寺有关系的禅僧有阇堀山门的行寂, 阇堀山门的开淸等。与华严寺有关系的僧侣是迦智山门的逈微等。与月有山华严寺相关的僧侣有桐里山门的道诜和庆甫等。他们中的有些人入唐后还参访华严寺院,归国后在禅宗寺院内供奉华严主佛之毘卢遮那佛。[21]

新罗末诸山门的开创者们并不是因为对当时新罗敎宗势力的反抗而从中国学习新的思想。他们不仅了解佛教,还熟读儒敎、道敎等诸子百家思想,是因为对知识的渴求以及强烈的求道心而前往中国求法。

有关这一事实,崔致远在<双磎寺眞鉴禅师塔碑>中写道夫道不远人, 人无异国, 是以, 东人之子, 为释为儒, (必也)西浮大洋, 重译从学, 命寄刳木, 心悬宝洲, 虚往实归, 先难后获, 亦犹采玉者, 不惮昆丘之峻, 探珠者, 不辞?壑之心, 遂得慧炬则。[22]

从禅僧的碑文中记录的具体的行迹,可以找到他们与华严的关系。迦智山门的开山祖师道义在中国居住了37年,前往五台山参拜得文殊菩萨亲见而获得感应,在华严寺院宝坛寺停留时醉心于华严[23],但后来还是改入禅宗。

洪陟之后是实相山门的第2祖秀澈,在南原(东原京)福泉寺润法处求得具足戒,之后遍访名山问禅。学习诸家的《华严经》,还在智?山智实寺阅读佛经。[24]

在阇堀山门的梵日之后大兴禅风的开淸,最初先学习《华严经》而后通过禅来观心。[25] 当然开淸的方向转化有其自身对华严学限界的认识所致。

桐里山门的开创者惠哲15(799)出家,在荣州浮石寺学习华严学。22(806)受比丘戒[26],谷城大安寺寂忍禅师碑文中关于惠哲写道年当志学出家, 止于浮石山, 听华严, 有五行之聪, 罔有半字三余之学, 何究本经, 以为钩深索隐, 岂吾所能, 墙仞所窍, ??, 于是编文织意.”[27] 可知他15岁出家,就学习了《华严经》,以后跟随唐国龚公山地藏大师学习。

圣住山门的无染参访浮石寺的释澄,跟随其学习《华严经》,之后在入唐游学途中因为风浪而至黑山岛没能成行。821(宪德王 13)跟随正朝使入唐,到至相寺参加华严讲席。[28]

有关无染<蓝浦圣住寺郞慧和尙白月葆光塔碑文>有写道问骠诃健?于浮石山释登大德, 日敌三十夫, ?茜沮本色, 顾坳杯之譬曰, 东面而望, ?见西墙, 彼岸?, 何必怀土, 遽出山并海, 覗西泛之绿, 会国使归瑞节象魏, 下佗足而西, 及大洋中.”[29] 先是跟随浮石山释登大德学习华严,入唐后转向学习禅宗。

还有行至大兴城南山, 至相寺 遇说杂花者, 犹在浮石, 时有一?颜耆年, 言提之曰, 远欲取诸物, 孰与认而佛, 大师舌底, 大悟, 自是置翰墨, 游历佛光寺, 问道如满, 满佩江西印, 为香山白尙书?, 空门友者, 而应对有惭色曰, 吾阅人多矣, 罕有如是新罗子, 他日中国失禅, 将问之东夷耶.”[30] 可知无染在唐国佛光寺继承了如满的法脉。

?严在870(景文王10)9岁时在无量首寺出家,学习华严。880年受具足戒,之后跟随崇严山无住、无染学习禅法,是圣住山门中有名的禅师之一。[31]

塞拉利昂门的道允18岁出家,在?堤归信寺学习《华严经》,认为传播圆顿的华严不如传承心印的禅,于是在825年入唐跟随马祖道一的弟子南泉普愿学习禅法。[32]

塞拉利昂门的开创者折中15岁时在浮石寺学习华严法界缘起的十种次元?论之十玄缘起说[33]<砥平菩提寺大镜大师玄机塔碑文>中有往无量寿寺, 投住宗法师, 初读华严, 屡经槐柳, 所贵半年, 诵百千偈, 一日敌三十夫, 广明元年, 始具大戒, 其于守夏, 草系如囚, 然而渐认敎宗, 觉非眞实, 倾心玄境, 寓目宝林, 此时西向, 望嵪严山, 远闻所志, 许为入室.”[34] 折中跟随无量寿寺住宗法师学习《华严经》,以后接受了圣住山门广宗的法。

<?越兴?寺澄晓大师 印塔碑文>中有年十有五, 直诣浮石, 因听杂华, 寻方广之眞铨, 究十玄之妙义, 义学沙门, 始问其言, 方认其心, 犹如孔诣膺门, 竞作忘年之友. 为并日之交.”[35] 折中(澄晓)需找在浮石寺学习杂华严的方广眞铨,并前往中国参访南泉和尙继承了法脉,南泉继承了江西道一的法,江西继承了南岳怀让的法,而南岳就是曹溪慧能冢子。[36]

其他山门的禅僧情况是,<江陵地藏禅院郞圆大师悟眞塔碑文>中有其于师事, 备尽素诚, 志翫杂华, 求栖袛树, 高山仰止, 修探鹫岭之宗, 学海栖迟, 勤览猴池之旨, 大中末年, 受具足戒, 于康州严川寺官坛.”[37] 郎圆先学习《华严经》,大中末年在康州严川寺受具足戒。<奉化太子寺郞空大师白月栖云塔碑文>苦求游学, 欲寻学海, ?选名山, 至于伽倻海印寺, ?谒宗师, 精探经论, 统杂花之妙义, 该贝叶之眞文.”[38] 郞空在伽倻山海印寺学习《华严经》妙意,明了经典之深意。

<海美普愿寺法印国史宝乘塔碑文>中有大师, 乃闻信严大德, 住庄义山寺, 说杂华者, 希作名公之弟子, 愿为眞佛之法孙, 特诣?扉财执巾盥, 乃尝读以杂华经, 一行一日诵无孑遗, 严公器之, 大喜曰, 古师所谓贤一日, 敌三十夫, 后发前至, 将非是欤, 果验, 拳拳妙觉,”[39] 年十五, 遂受具于庄义山寺, ?师梦一神僧, 谓之曰, 其有新受戒沙弥名文者, 唯此沙弥非常之人, 于其法, 花严大器, 何必?身受戒, 觉推之, 乃大师名是也.”[40] 法印认真修学《华严经》,而后在庄义山寺具足戒。

法印淸泰初, 闻西伯山神郞太大德, 纂觉贤之余?, 演方广之秘宗, 今年迫桑楡, 貌衰蒲柳, 遂请大师, 迨郞公, 其麾玉柄, ?, 开心法者, 大师, 遂往西伯, 听杂花三本, 则何异善逝, 密传于迦叶, 净命, 默对于文殊者哉. 郞公应对, 有惭色曰, 昔儒童菩萨, 所谓起予者商, 故乃华严大敎, 于斯盛矣.”[41] 正是80卷本《华严经》盛行之时,惠空嗣位, 写华严经三本裁竟, 卽于天成殿, 像设法筵, 请大师讲览, 兼申庆赞, 为其弘宣宝偈.”[42] 讲说《华严经》。

<陜川?严寺寂然国师慈光塔碑文>中有?习一乘, 受业则敌三年夫, 果经则悟百千偈, 决知圣善前梦[43],可知寂然专攻《华严经》。<顺兴浮石寺圆融国师碑文>中有师之寤寐, 常在华严三昧之所感也. 癸未岁, 师于文德殿, 祈甘露, 讲杂花, 凭弯几而五云塡空, 掉绮纹而一雨普润, 此槪举尔, ?不尽也.”[44] 圆融讲说《华严经》时有神秘事件发生,圆融去中国时,正是义湘游学创建华严寺院的时候。

 

5. 结论

 

新罗末禅思想传来以后,韩国的禅思想发展与中国的发展有着不同。并不是说中国禅宗在海东开花结果的禅师的预言,而是现在韩国佛敎的主流禅思想。

形成的诸山门一直到高丽?严的须弥山门才算完成。禅思想的传来和盛行并没有让敎宗失传, 华严宗的华严敎学也没有丧失其势力,反倒是作为新王朝的高丽采用其作为指导?念。华严思想经由高丽时代成为不论禅宗、敎宗都广泛研究的思想。即,这是对统一新罗时代义湘所传华严思想之大乘菩萨的实践行的强调和持续的硏究继承。

本本文考察了义湘系的华严思想接受中国禅思想的基础人物——禅僧们的行迹。诸山门的开创者们作为禅僧的出家初期都讲学《华严经》,入唐后转向禅思想。

特别是海东华严思想的大家——义湘的华严思想为基础的对禅的接受,正是韩国禅的独创性所在。以后韩国禅经由普照国师知讷阅读《华严经》的两次开悟而制定了定慧双修的主张,这也是以华严思想为基础。  

另外,从?史发展与思想方面来看,禅思想有其局限所在,首先是禅僧的修行方法与大众俗家不同,一般有家庭的在家居士前往深山幽谷修行是不太现实的事情。第二, 禅宗虽然没有轻视或者忽视戒?的原则,但是因为标榜不立文字从而会引来不重视戒?的弊端。

所以为了克服禅思想的这些局限就需要以敎宗的理论为基础,所以在韩国禅的形成过程中华严对于其有着绝对的影响。

 

 

 

 



[1] 石吉岩, <丽初佛敎思想之考察>, 《韩国思想史学》, 26, 2006, p.33.

[2] 金邦龙, <诸山门与禅思想>, 《韩国禅学》, 第二号, 2001, p.123.

[3] 金邦龙, 前文, pp.120122.

[4] 郑性本, 《新罗禅宗硏究》, 民族史, 1995, p.28.

[5] 崔致远, <凤岩寺智证大师寂照塔碑>, (《朝鲜金石总览》 卷上, p.90)

[6] ?献贞, <丹城断俗寺神行禅师碑文>, 《朝鲜金石总览》 卷上, p.113.

[7] 崔致远, <凤岩寺智证大师寂照塔碑>, (《朝鲜金石总览》 卷上, p.90)

[8] 崔炳宪, <新罗下代九山派成立>, (佛敎史学会, 《韩国佛敎禅门形成史研究》), p.33.

[9] 崔致远, <凤岩寺智证大师寂照塔碑>, (《朝鲜金石总览》 卷上) p.90.

[10] 《楞伽师资记》第33条,(?田圣山着, ?基奉译, 《初期禅宗史》, 金英社, 1990) p.429.: “后伝吾道者 只可十耳. 我与神秀?楞伽经 玄理通快 必多?. 资州智诜 白松山?主簿 兼有文性. 华州惠藏 隋州玄约 忆不见之. 嵩山? 深有道行. 潞州法如 韶州惠能 扬州高丽僧智德 此并堪为人师 但一方人物”.

[11] 关于无相的资料可参考无住的<?代法宝记》 无相传, 神淸的《北山录》卷6,慧宝的注记, 宗密的《圆觉经大疏秒》 3, ?商隐的《唐木辛州慧义精舍南禅院四证堂碑铭并序》(《全堂文》 780), ?的《宋高僧传 19 无相传等.

[12] 金邦龙, < 诸山门? 禅思想>, 《韩国禅学》, ?2?, 2001, p.127.

[13] 仁经, <华严宗团与禅宗诸问题>, 《韩国禅学》, 第二卷, 2002, p.36.

[14] 石吉岩, <丽初佛敎思想之考察>, 《韩国思想史学》, 26, 2006, p.41.

[15] 金相铉, 《新罗下代华严宗之?解》, 民族社, 1991, p.246.

[16] 南东信, <丽初华严宗团的对应和华严神众经的成立>, 《韩国外大史学》 5, 1993.

[17] 许兴植, <韩国佛敎史的问题与方向>, (精神文化研究院 《韩国史学》14集》, 1994), pp.181-182.

[18] 崔致远撰, <蓝浦圣住寺郎慧和尙白月葆光塔碑文>,

[19] <海州广照寺眞澈大师宝月乘空塔碑文>,

[20] 崔致远, <圣住寺?慧和尙白月葆光塔碑>, 《朝鲜金石总览》 卷上,

[21] 郑性本, 《新罗禅思想的特性》, (《普照全书》 9集》), pp.34-35.

[22] 崔致远, <河东 双溪寺 眞鉴禅师 大空?塔碑文>,

[23] 《祖堂集》 17 雪岳 陈田寺 元寂禅师.

[24] <深源寺秀澈和尙楞伽宝月塔碑铭>, 《朝鲜金石总览》 卷上, p.56.

[25] 崔彦撝, <?圆大师碑>, 《朝鲜金石总览》, p.140.

[26] 崔贺, <武州桐里山 大安寺寂忍禅师碑>, 《朝鲜金石总览》 卷上, p.116

[27] ?智冠, 《校勘译注 ?代高僧碑文(新罗篇), 伽山文库, 1994, p.82.

[28] 崔致远, <圣住寺?慧和尙白月葆光塔碑>, 《朝鲜金石总览》 卷上, p.72

[29] ?智冠, 《校勘译注 ?代高僧碑文(新罗篇), 伽山文库, 1994, pp.181-182.

[30] ?智冠, 上同, pp.183-184.

[31] 崔彦撝, <普提寺大镜大师玄机之塔碑>, 《朝鲜金石总览》 卷上, p.130

[32] 《祖堂集》 17, ‘双峯和尙.

[33] 崔彦撝, <兴宁寺澄晓大师宝印塔碑>, 《朝鲜金石总览》 卷上, p.157

[34] ?智冠, 《校勘译注 ?代高僧碑文(高丽篇1), 伽山文库, 1994, pp.87-88.

[35] ?智冠, 上同, p.289.

[36] ?智冠, 上同, p.291.

[37] ?智冠, 上同, p.144.

[38] ?智冠, 上同, p.379.

[39] ?智冠, 《校勘译注 ?代高僧碑文(高丽篇2), 伽山文库, 1994, p.91.

[40] ?智冠, 上同, p.92.

[41] ?智冠, 上同, p.95.

[42] ?智冠, 上同, p.102.

[43] ?智冠, 上同, p.198.

[44] ?智冠, 上同, p.288.

欢迎投稿:

Email: news@fjnet.com(国内)  fo84000@gmail.com(国际)     在线提交
QQ:983700265    电话:010-51662115转8005      论坛投稿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佛教在线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在线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要 闻

更多>>

投稿:010-85285027   信箱:(国内)  (国际)   QQ:2326936829

传真:010-51662115转8013    客服信箱:   客服电话:400-706-8559   客服QQ:847698935   在线留言   

吉祥宝塔迎请:15117935615   010-51662115转8026  010-51656995

祈福   佛教在线(www.fjnet.com)网络联系人:子桑   联系电话:010-85285027

办公地址: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  邮编:100011  乘车路线及地图

网站地图  义工报名  QQ:847698935  QQ群:21264446  招聘   技术支持:010-51662115转8023

京ICP证020416号-1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359号 Copyright ©1996-2012 佛教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