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VIP 会员
会员中心
佛门祈愿 福满人间:
《来自佛门的吉祥祝福》祈福珍藏册 迎请电话:010-51656995、 010-51385788;QQ:179518763;邮箱:qf@fjnet.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middle_nav_logol.gif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线>首页 > 社会消息 > 社会消息内容

云南鸡足山“闭门谢客”:僧人与开发公司矛盾已久

2014年02月20日 09:47:00 云南网 点击:0


在金顶寺上香的信众络绎不绝 (图:杨海冬 都市时报)


“闭门谢客”次日,所有寺院恢复对外开放 (图:赵孟 都市时报)


山门外的香火街多由当地人经营(图:赵孟 都市时报)


鸡足山大门口,公示栏上的收费标准 (图:赵孟 都市时报) 

佛教在线云南讯 “闭门谢客”事件虽被迅速化解,但鸡足山佛教协会与当地政府和旅游公司的矛盾依然存在。事件背后,既有鸡足山旅游开发多年来留下的积怨,又有对未来进一步开发的担忧。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但鸡足山21座寺庵的住持终于还是坐不住了。

2月9日,农历正月初十,鸡足山所有寺庵集体闭门,对外称“七天专修”;与此同时,山上两条香会街的27家商户也闭门谢客,食宿均不对外营业。这直接导致上山的游客无处敬香、无处吃饭。“香火月”的异常状况很快通过网络扩散,引发外界关注。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士点破了问题的症结,将矛头指向旅游公司对鸡足山的过度开发。

来自现实和网络的压力汹涌而至,慌乱中,宾川县政府迅速做出应对之策,当天中午就安排人员和寺院方协商。第二天,原本计划“专修”7天的寺院又重新恢复开放,香会街也重新营业,鸡足山重归宁静。

但都市时报记者走访了解到,鸡足山佛教协会和当地政府和旅游公司的矛盾依然存在,隐蔽的拉锯仍在进行。一系列事件的成因,既有鸡足山开发多年留下的积怨,又有对未来进一步开发的担忧。

酝酿已久的抗争

观光车票价变更只是“闭门谢客”事件的导火索。实际上,僧人与旅游公司的矛盾由来已久。

2月10日,鸡足山祝圣寺大门已经敞开,车辆自由进出,香客往来不止。跨入正门,大雄宝殿前面香火缭绕,毫无异样。但祝圣寺住持、新任鸡足山佛教协会会长宏盛法师并不在寺院。

鸡足山佛教协会上一届会长是金顶寺住持惟圣法师,去年换届后,这一职位由宏盛法师接任。正是在他的带领下,前一天由此发端的“闭门静修”事件囊括全山21所寺庵,以及27家经营食宿的商户。

当天早上,上山敬香发现所有寺院大门紧闭,门口贴上了加盖有鸡足山佛教协会印章的通知,称“为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人民安乐,世界和平,鸡足山寺院从正月初十开始静修七天。静修期间,鸡足山寺院不予接待一切香客、游客”。通知还提醒购票的游客与旅游公司协商,以免耽误行程。

起初,有些游客还以为山门只是延迟开放,但一直等到中午,所有寺庵仍没有开门的迹象,游客们询问附近的僧人,得到的答复与通知一样。许多游客来到距离祝圣寺数百米的香会街,但发现这里的21家商户亦全部关门,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

实际上,早在年前,鸡足山佛教协会(下称佛协)就酝酿着对旅游开发公司的抗争。一位不愿具名的僧人告诉都市时报记者,当时佛教协会组织僧人们开会商讨应对办法,计划从正月初一到初七“闭门静修”,但由于担心社会人士反感而延迟。

春节之后,鸡足山观光车的票价变更,成为这次闭门谢客事件的导火索。鸡足山原来的观光车分两段单独收费:下线由鸡足山景区山门至山腰祝圣寺附近,全程约13公里,票价为13元;上线由碧云寺运兵点至索道约5公里,票价8元。但价格变更之后实行一票制,即全程60元,分站点换乘。如此计算,往返则为游客增加了20元的负担。在寺庵方看来,对于一些只需要到中途的游客或居士而言,这个价格更不合理。

新票制实行单日有效卡和双日有效卡,这意味着游客在山下就要做出是否在山上过夜的决定。出于谨慎考虑,许多游客选择当日下山,这带走了香会街的部分生意,引发经营者不满。

不仅如此,由于新票制设置固定的线路和停靠站点,一些寺庵和商户认为旅游公司有刻意引导游客消费的嫌疑,一些位置偏僻的寺庵会流失收益。香客对车票的抱怨传到佛协,终于迫使佛教协会做出了回应。

前述人士透露,寺庵方是在2月9日召开会议的。出于对佛门清誉的考虑,佛教协会仍有僧人表示担忧,但在会长和几位副会长的坚持下,零散的忧虑最后汇聚成合力,决定放手一搏。

“这是鸡足山有史以来第一次集体‘闭门修行’。”这位人士说,之前亦有寺院单独闭门抗议过,但收效甚微,并未引起政府注意。此次集体闭门谢客事件发生后,宾川县政府很快做出决定,召集宗教事务局、旅游事务局,以及宾川旅游投资开发公司等多个单位的领导赶到祝圣寺,希望与寺院协商解决。

会谈从中午12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多结束。最终以政府协商旅游公司答应鸡足山佛教协会提出的7点要求为条件,寺庵同意恢复开放。

“支柱产业”鸡足山

旅游产业已成为发展宾川县经济的重点支柱产业,而鸡足山是旅游产业的龙头。

第二天,一份名为《鸡足山佛教协会关于有关事项的要求》在网络上流传。寺庵山门虽已打开,但闭门谢客事件仍在发酵。

都市时报记者了解到,这份要求是由鸡足山僧人拍下,传至微信朋友圈,后被大理网友郭春洪发现,放到新浪微博上的。经过不少网友转发,旋即引发关注。

这些要求共有7项,前4项涉及到此次事件的直接原因,包括除节假日外允许私家车自由上下车,管制期间游客乘坐观光车允许在各站点自由停,旅游公司不得设置任何导流标志,以及观光车费用调回原价(下线12元,上线8元)。

后3项要求所述虽然含糊,但才是重点所在。它们涉及“5A”景区的未来的规划。这些要求包括,鸡足山大型停车场要求总体规划中,灵山一会牌坊以内的所有规划均一律不同意;并要求旅游公司的所有规划,凡涉及到寺院的必须与其协商并征得佛协同意。

本应清净的佛门之地,为何要与旅游公司“讨价还价”?随着这份要求曝光,鸡足山寺庵与旅游公司的矛盾也公开化,但搅和其中的还有当地政府,以及鸡足山附近的村镇居民。

鸡足山现为大理宾川县所辖,传释迦牟尼大弟子迦叶尊者在此守衣入定,清末年间又因禅宗大师虚云和尚在此弘法,鸡足山声名远播,忝列“五大佛教圣山”之一。

宾川自然资源相对匮乏,宾川县长阿泽新在一次采访中坦言,旅游产业已成为发展宾川县经济的重点支柱产业,而鸡足山是旅游产业的龙头。早在2000年,在政府主导下成立了宾川县鸡足山旅游开发总公司,2004年鸡足山被评为“4A”旅游景区后,鸡足山的商业化开发起步。

到2007年,大理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宾川县鸡足山旅游开发公司注资1亿元人民币,共同成立宾川鸡足山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旅游公司),并签订《宾川县鸡足山合作开发协议书》,鸡足山的开发步入快车道。

公司化运作的最初几年,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都市时报记者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至少在2010年以前,旅游公司仍旧入不敷出,当年总收入1484.47万元,其中门票的贡献占大头,为895万元。索道和其他收入分别贡献405.27万元和43.44万元,“年内亏损在273.27万元内”。

焦灼的投资者亟需拓宽利润来源,为此,2009年成立了宾川鸡足山旅行社有限公司。旅游公司总经理赵正光在制定2011年工作目标时直言,要在当年实现扭亏为盈,“尽快培育新的收费点”。这也为日后门票上涨名目繁多的收费项目埋下了伏笔。

大理人郭春洪第一次到鸡足山是1992年。他记得当时游客稀少,上山的人多是虔诚的朝拜者,虽然门口有一个收费亭,但买不买票都能进山。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鸡足山的门票分别经历了10元、30元、60元、80元的增幅。虽然每一次上涨旅游公司都会拿出物价部门的批复文件,但并没有消除人们的非议。

在僧人们看来,佛教修行之地收门票已是特有的奇观,而一再上涨的门票价格不仅限制了朝拜者的亲近,甚至把许多居士和义工挡在门外。这令许多住持感到不解,多次引发僧人围堵山门。

经营者的不满

“那些和尚跟我们一样,都不容易。”

不满的还有香会街的经营者和大理州的市民。在实行60元门票价格时,大理州市民可以减半,宾川人则只收10元。但自从2012年涨到80元后,当地人的优惠政策被取消。“记得小时候,我们洱源的白族一生至少要去一次鸡足山,但现在门票贵了就没有多少人去了。”长期关注鸡足山开发的林向松说。

阿正兵在香会街经营一家餐馆兼旅社。他告诉都市时报记者,自从2012年门票涨到80元以后,生意就不如从前。“有些附近的人以前经常集体来玩,但现在10个人来,光门票就要800元,还不如到山下吃饭。”此次寺庵闭门谢客,香会街的商户也跟着响应。“那些和尚跟我们一样,都不容易。”阿正兵说。

目前香会街的27家商户大部分来自鸡足山下的沙址村委会,现在那里是鸡足山镇政府所在地。2002年,为了开发鸡足山,炼洞乡撤销设鸡足山镇,当地农民的土地以每亩2.4万元的价格被征收,但所获收入有限,许多人举债才买到了新房,有的则承包了香会街30年的经营权。人们相信随着游客的增加,一定会给当地经济注入活力。

但是,当地人的经营项目除了食宿就是卖香火,从宾川至大理的公路两边,常能看到摆放香火的小摊位,越接近鸡足山越密集,10元钱就可以买到3把香。

鸡足山镇上的餐馆和酒店林立,淡季80元就可以租到一个标准间。沙址村村民杨文霞在镇政府附近开了一家农家乐,她说,最近几年旅馆越来越多,生意也不如以前好做了。

自从山门到祝圣寺的公路修通后,附近几个村子里的祖辈马帮也面临倒闭,为此当地老百姓还多次上访,这些积怨都指向了外来的旅游公司。“旅游公司来我们这里十多年,也没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沙址村委会一位人士直言。但他表示“政策很好,很多问题要慢慢解决”。

政府的思路一脉相承。一方面,“围绕龙头,做强品牌,把鸡足山打造成‘世界知名旅游景区’,由此带动周边经济发展,造福百姓”,成为近几年有关鸡足山文件中频频提及的口号;另一方面,政府则希望旅游公司尽快寻找新的利润来源。

受制于薄弱的基础设施,2010年,宾川县计划实施鸡足山旅游索道改造、碧云寺至玉皇阁森林防火通道、山门停车场及旅游服务设施综合配套、景区专线车营运四个重点项目,概算约1.6亿元。但这次宾川鸡足山旅游投资开发公司拿不出钱,只能拉来云南省旅游投资集团公司,与大理旅游集团共同投资。

四个项目在2011年内基本完成,宾川旅游公司的利润来源也顺利拓宽。在其2011年制定的经营目标中,要求总收入达到2726.99万元,盈利255.21万元。对新增的停车场,景区专线运营都制定了收入指标,分别为412万元和40万元。

“5A”计划带来的忧虑

鸡足山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的计划,虽然工作在逐步推进,但也有反对的声音。

鸡足山硬件设施全面提升的2011年,有关“5A”景区的提法出现在了当地官方文件和某些官员的讲话中。2011年11月的一次会议上,宾川县县长阿泽新透露,将用3到5年的时间把鸡足山建成国家“5A”级旅游景区和全国文明风景旅游区。

当地看来,宾川旅游业仍然是以鸡足山旅游观光和佛事朝拜为主,对其他文化旅游资源的挖掘和开发力度不够;旅游开发长期停滞在观光型,没有真正实现向休闲度假康体型旅游的转型升级。

围绕“5A”景区规划的传言开始弥漫。僧人们担心开发过度有悖于信仰的规划,会破坏鸡足山的纯粹。同时,旅游公司不断做大,强势的姿态经常与僧人发生摩擦。

2011年修好的防火通道平时作为旅游公司观光车的线路,但许多僧人和居士反映,有时候寺院要运送一些物资,或者某些居士前来寺院,车要走通道时会被刁难。林向松去年在后山搭建茅棚时,需要运输一些物资,“天天和他们干架”。

伴随着投资规模的扩大,佛教协会与

旅游公司的分歧越来越大。

多位僧人证实,旅游公司曾计划在半山腰设立一座弥勒大佛,香火收入自然流入旅游公司账户。都市时报记者向宾川县旅游局核实前述说法,回应称“会征求寺院方面的意见”。“他们一直想这么做,但我们一直在抵制。”一位不愿具名的住持说。

即使如此,当地推进“5A”景区的工作依然如火如荼。早在2010年就计划将宾川的第一家五星级酒店建在鸡足山景区大门口,但遭到多方反对,只能另外选址。2012年6月,概算2.49亿的宾川鑫泰国际五星级酒店在宾川县城开工建设。同年,宾川县出台激励政策,拿出专项资金100万元,用于奖励对鸡足山“5A”旅游景区创建工作有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

而在寺庵方面,忧虑和抵制多过欣喜。“我们不拒绝‘5A’,只是拒绝没有佛教信仰的‘5A’。”前述不愿具名的住持说。记者了解到,宾川先后编制了《鸡足山景区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和《5A级旅游区创建提升方案》,但都没有对外公布。

新的规划方案究竟还要上马哪些项目,又有多少项目涉及到鸡足山佛教协会的权益,多数僧人并不知情。有消息说,草案已经送到会长宏盛法师处,记者向其求证,宏盛法师并未正面回答。

承诺与妥协

“闭门谢客”后的协调会上,当地政府官员答应了佛协提出的要求,最终达成了协议。

一位知情者透露,鸡足山的提质增效将以三个时间段推进,2010年实施的鸡足山旅游索道改造等四个项目属于前期提升,中期重点开发区域为马鞍山片区,将实施弥勒大佛、华林院等项目建设,但由于佛协的抵制,进展并不顺利。

远期的规划包括,三岔河索道建设、三岔河至华首门至金顶登山、探险等项目开发,以及后山木香坪新区开发。位于金顶寺下的放光寺,恰好位于远期规划的核心区域,僧人们普遍表示担忧,“缆车在头顶飞来飞去,那是要死人的”。

此次鸡足山“闭门谢客”,引起了极大震动。当天的协调会上,包括宾川县长、大理州宗教事务局局长以及统战部都悉数到场。旅游公司开始仅派来一个副总,但佛协表示异议,无奈之下董事长谢正松只得前来,刚到会场,就劈头挨了一通骂。

一位参与会议的人士告诉都市时报记者,县长阿泽新答应会协调好此事,除了答应佛协提出的7点要求外,另外还附加3条对佛教协会有利的承诺,以换取寺庵开门。达成协议之后,旅游公司和佛协都婉拒了媒体的采访,“事情已经过去了,佛门还是应该让它清净些好”。

但知情者透露,在佛协内部,对这些承诺仍旧抱有怀疑。“他们已经忽悠过我们好多次了,只是暂时答应,以观后效。”这位人士还说,如果再次被忽悠,佛协将继续保留在“五一”和“十一”黄金周“闭门静修”的权利。

2月12日,一家中央媒体关注到此事,联系到县政府准备采访。这次无法婉拒的采访让政府和佛协再次陷入紧张,县里迅速安排统一口径,要求佛协在回应闭门缘由时,称“只是累了,想休息几天”。

“累了想休息,说这话,连我们自己都无法相信。”这位知情者说。他建议将事情和盘托出,否则只有安排别人去面对记者。但佛协内部的意见也不统一,有人担心说出实情会被媒体放大。

但3天之后,这位知情者发现这家媒体并没来采访。

此次鸡足山“闭门谢客”,引起了极大震动。当天的协调会上,包括宾川县长、大理宗教事务局局长以及统战部都悉数到场。旅游公司开始仅派来一个副总,但佛协表示异议,无奈之下董事长谢正松只得前来,刚到会场,就劈头挨了一通骂。(文:赵孟)

相关新闻:

云南鸡足山僧人隐修茅棚遭强拆 千年古风将消失

欢迎投稿:

Email: news@fjnet.com(国内)  fo84000@gmail.com(国际)     在线提交
QQ:983700265    电话:010-51662115转8005      论坛投稿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佛教在线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在线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要 闻

更多>>

投稿:010-85285027   信箱:(国内)  (国际)   QQ:2326936829

传真:010-51662115转8013    客服信箱:   客服电话:400-706-8559   客服QQ:847698935   在线留言   

吉祥宝塔迎请:15117935615   010-51662115转8026  010-51656995

祈福   佛教在线(www.fjnet.com)网络联系人:子桑   联系电话:010-85285027

办公地址: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  邮编:100011  乘车路线及地图

网站地图  义工报名  QQ:847698935  QQ群:21264446  招聘   技术支持:010-51662115转8023

京ICP证020416号-1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359号 Copyright ©1996-2012 佛教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