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VIP 会员
会员中心
佛门祈愿 福满人间:
《来自佛门的吉祥祝福》祈福珍藏册 迎请电话:010-51656995、 010-51385788;QQ:179518763;邮箱:qf@fjnet.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middle_nav_logol.gif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线>首页 > 每日文摘 > 网友文摘内容

母亲的咸菜——落叶无痕

2010年06月21日 14:05:00 新浪读书频道 点击:0

母亲是一种职业,是一份无薪水的工作。这份劳碌、烦杂而又无止境的工作,母亲却能够做得细腻,做得纯粹,乐此不疲,头发做白了,腰做弯曲了,眼睛做昏花了,也毫无怨言。母亲——只有两个字的一个词,轻轻地读出来,却又是如此沉重。它积淀了一个女人一生的时间和汗水。

——题记

现在,早已不吃母亲做的咸菜了。一是母亲由于年龄和身体的原因已不再做咸菜,已离开老家和我一起居住在城里,而根本原因是我不想吃了,一想到咸菜我就要翻胃。然而母亲做的咸菜在我人生的记忆里是无法消失的,常常在梦中还在吃母亲做的那油亮金黄的咸菜,因为母亲做的咸菜伴随我度过了难忘的学生时代……

川南的山区冬季很长,夏天过渡到冬天就只有一个多月时间,几乎没有明显的秋季。漫长的冬季根本没新鲜蔬菜,人们大都腌制咸菜过冬,由于老家在大山上,土地贫瘠,不适宜蔬菜生长,蔬菜种类也很少。母亲腌制的咸菜品种与很多地方的不一样,是用白萝卜叶子和少量的青菜叶,那时青菜收成少,大都用萝卜叶做的。秋天把萝卜收起来后,把叶子留下在室内晾干,由于山区雨水特多,没办法在室外晾晒,晾干后洗净,和上粗盐(我们当地称为泡菜盐),装在土陶罐里,封口塞上稻草用毛竹条压上,倒立在室内,到了春季要吃时用手抓出来就是油亮金黄的干咸菜,就可直接食用了。

腌菜是细活,男人从来不做,搓、揉、洗每一道工序都是母亲一点点亲手赶出来的。南方秋天短促,菜叶很不容易晾干,到晾干时已是阴冷潮湿的冬季,母亲的手经常沾水,每年在腌制咸菜的时候母亲的手总是习惯性的就皴裂开了,常常看到母亲裂开的手悄悄放进盐水里又悄悄拿开,菜叶晾干后母亲都要亲手揉上一遍,盐水的浸泡使母亲的手痛得厉害,这个时候母亲是最痛苦的,总喊母亲少做些,但母亲却总是会及时地把咸菜做好。

那时候,家里很穷,除了种一些菜来卖就没什么经济来源了,我们全家的一日三餐就是红苕糊糊,好的时候就是清澈见底的红薯稀粥,桌上几乎都是母亲做的咸菜。

由于姊妹多,家里实在是太贫穷了。母亲为了几个子女读书辛勤劳作着,但也无法支付几姊妹的学费,往往上一学期还未完,母亲就已经在为下一学期的学费发愁了。后来母亲茶叶收入已无法满足两个成绩都很好的姐姐读书的开支了,只好让两个姐姐初中读完就辍学了,这是母亲一生的遗憾。其实两个姐姐都很理解,那时真是没法啊,只能节省下来供我一人读书。我们临近的几个村只有小学,考上初中后要到20多里外的镇上去读,母亲每天4点钟起来给我蒸好红苕,用纱布给我装上中午吃的红苕,在红苕中间放一些咸菜,5点钟左右我就拿起红苕边吃边走去上学。老家到学校都是山路,没通车,天晴时还能及时赶到学校上课,有时下雨下雪,在泥泞的山路上耽误的时间较多就要迟到。学校条件很差,带去的红苕不能热,中午就吃冷红苕和母亲的咸菜,特别是冬天带去的红苕冷过了心,有时咽下去眼泪都要哽出来,这时吃点母亲的咸菜就好受些。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地度过了初中。

经过自己的努力,顺利考上了高中,高中在离老家更远的山区,要走六七个小时路程,由于路途远只好住校,住校的费用相对高多了。每一个月回家一次,每次回家母亲都会为我准备两个玻璃瓶子,稍大那的个是母亲为我装的咸菜,切碎了的。那时没菜油,老家山上只有山楂油,就是山上开了山楂花后结的果实,采摘后拿到小作坊去打油。山楂油没菜油香,有点涩口,但在当时的山区弥足珍贵,母亲在锅里放少量山楂油炒咸菜,虽然油不多,但炒后特香,炒好后装在瓶子里。另一瓶就是母亲做的豆瓣。在高中的岁月里自己在学校的唯一菜食还是母亲的咸菜。那时我一月的生活费仅七八元,每月能吃上一次肉就是奢望。

回想起来,刚上高中那时每次吃着母亲做的咸菜,心中便多了几分甜蜜,少了几分思绪。想起母亲做菜的辛苦,想起母亲那双皴裂的双手,走在陌生的校园里,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的晚上鼻子里常有种酸酸的东西想从眼睛里流出来,我知道,那是一种牵挂,一种遥远的默念,一个瘦弱没有出过家门的山区孩子突然之间一个人去面对自己的一切,心中的委屈和孤独是没有人能想象到的。每当此时总会想念起母亲做的咸菜,想起母亲的辛苦,心中会涌动一种强大的力量,就是这种力量支撑我读完了高中。

大学离家很远,不可能每月回来拿母亲的咸菜,只是每次放假回学校时,母亲都会为我准备更多的咸菜,虽然不能每顿都吃母亲的咸菜,但也为拮据的家庭减轻了不少负担。

大学毕业后,我进了城,踏上了我们山里人无法想象的工作岗位,接着就是结婚生子,每天忙于工作,日子就像流水一样悄悄从身边划过,咸菜基本上是不吃了,但一想起母亲,却依然会想起了咸菜。

不经意地,母亲老了,子女都到外地工作或做生意了,母亲做的咸菜也越来越少,主要是子女们都不怎么吃了,我由于高中阶段吃得太多,一想起那年月吃的咸菜都要吐,也就是所谓的吃伤了。

去年春节后,母亲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为了便于照顾父母,吩咐弟弟回去把父母接到我工作的城里来一起居住,母亲来之初一直闷闷不乐,问其原因是母亲一直舍不得咸菜罐,还想为我腌制咸菜,带了一个咸菜罐在车上,由于路途远,山区的公路颠簸厉害,咸菜罐在途中碰坏了……

事过境迁,每当念起母亲的咸菜,我忘不了那些有歌有泪有乐有悲的日子,忘不了母亲那双皴裂的双手,更忘不了母亲那谆谆的教诲。是咸菜,让我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是咸菜,让我懂得了人间的真情和挚爱;更是咸菜,让我自警自醒,脚踏实地,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耕耘着未来。

母亲没文化,我没从母亲口中听到过一个“爱”字,也许是母亲不懂得表达,但母亲的爱却如老家背后那座大山,厚重而绵长,一直陪伴着我长大。

而如今,每当我享受着美味的同时,也在享受着母亲的爱。母亲做的咸菜足以让我咀嚼一生,回味一世。(文:落叶无痕)

欢迎投稿:

Email: news@fjnet.com(国内)  fo84000@gmail.com(国际)     在线提交
QQ:983700265    电话:010-51662115转8005      论坛投稿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佛教在线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在线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要 闻

更多>>

投稿:010-85285027   信箱:(国内)  (国际)   QQ:2326936829

传真:010-51662115转8013    客服信箱:   客服电话:400-706-8559   客服QQ:847698935   在线留言   

吉祥宝塔迎请:15117935615   010-51662115转8026  010-51656995

祈福   佛教在线(www.fjnet.com)网络联系人:子桑   联系电话:010-85285027

办公地址: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  邮编:100011  乘车路线及地图

网站地图  义工报名  QQ:847698935  QQ群:21264446  招聘   技术支持:010-51662115转8023

京ICP证020416号-1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359号 Copyright ©1996-2012 佛教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