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VIP 会员
会员中心
佛门祈愿 福满人间:
《来自佛门的吉祥祝福》祈福珍藏册 迎请电话:010-51656995、 010-51385788;QQ:179518763;邮箱:qf@fjnet.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middle_nav_logol.gif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线>首页 > 每日文摘 > 网友文摘内容

星空下的对话——妙观

2013年07月10日 11:23:00 《净土》杂志第六期 点击:0

我能救活所有人!

从我很小时,爸爸就引导我仰望星空。

“今天晚上木星合月!”“木星合月?”“木星合月就是月亮飞到木星旁边。”

“红色的那颗就是心宿二,非常大的红超巨星。”“非常大?比西瓜还大吗?”“不止,比西瓜大得多。不过,再大也大不过你吃西瓜的嘴。嘿嘿……”

爸爸用我能听得懂的幼稚语言讲述着九霄云外的事,童年的记忆几乎全被这些“超然”的知识充满着。然后,我们会在竹榻上半坐半躺着,在夏日的夜空下,静默地观星。那时候,城市里没有现在这样严重的大气和灯光污染,太阳西沉之后,夜空完全被灿烂的繁星所镶嵌点缀,那样的纯美。而现在的城市甚至是远郊区县都看不到了,剩下的,只有奢侈的回忆。

后来,爸爸突然因病去世了,再没有人能够给予我那种同时拥有静默和“超然”的幸福与喜悦。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根本无法从失去慈父的伤痛中走出来,常常幻想着他还活着,幻想着和以前一样在星空下和他对话。面对破灭的幻想,我深深自责没有能力救活我的爸爸。斯皮尔伯格的《太阳帝国》中,当独自面对战乱、杀戮和死亡的吉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被击毙时,他发了疯一样地抢救着朋友的生命,嘶吼着与死亡作最终一搏:“I can bring everyone back! I can bring everyone back! Everyone,everyone……”(我能救活所有人!救活所有的人……)这就是当时自责的我所热切希望的。但这终究还是一个无能凡夫的有漏幻想,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佛法、遇到了真正超然的净土法门。

作为生逢末法五浊恶世、根性下劣愚钝的生死凡夫,虽初遇佛法时即闻到净土法门,但业障深重的我,并未于“阿鞞跋致”、“一生补处”着眼,更未入心,只一心想着成佛、救度众生、救度爸爸。然而,成佛的愿望究竟如何落在实处却始终不得其门径。直至在九华山得闻果舍法师开示。法师说:修行净土念佛法门往生西方就是为了去成佛的!这句话实令我茅塞顿开。回去后,我即刻就按照法师的指导,开始阅读净土宗祖师著述。当读到净土宗九祖澫益大师《弥陀要解》中“余唯有剖心沥血而已”一句时,大哭。我自问:是祖师“剖心沥血”的同体大悲震撼了我一介凡夫的小悲情执吗?
 
死亡就在这温暖的懈怠中突然降临

自此,我开始专修净土,但仍然难以摆脱末法众生信鲜疑多之窠臼,日常定课也是时断时续,并不稳定。这时候,一次为他人助念的经历,令我再次近距离地面对死亡,亦令我重新审视自己对弥陀的信愿。

被助念者是一位西医,生前患肠癌,晚期。曾多次向他人宣示她定要往生净土、圆成佛道。可平日没有念佛定课。当问到她为何要圆成佛道时,她无以言对,且当莲友提醒她不要再吃肉和大蒜时,她没有虚心接纳,而是用西方医学理论对吃肉和吃大蒜的行为加以狡辩。

在北京数九寒冬的一个早晨,她起床小解,之后按老习惯立刻缩回到被褥中赖床,而死亡就在这温暖的懈怠中突然降临了。我和其他几位莲友接到亡者家属的电话,即刻赶到她家。到了一看,此时的她,面部五官扭曲错位,睁大双眼惊恐地瞪视着天花板的某处,嘴巴大张,以致上下两排牙齿全部暴露外龇,她像是看到了某种恐怖的情景而在极度惊惧中大叫着“啊——”的时候死去的。现场恶臭浓烈,令人作呕(助念结束后家属为其揩洗更衣,发现臭味是亡者命终时大便失禁所致)。

我们几位莲友轮流换班,念佛共达十八个小时。当进入第八个小时时,我们发现亡者的面部五官和表情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她张大的嘴巴已经合拢,只微微地开了一条约几毫米的缝隙,原先向外暴露的上下两排牙齿已完全被合拢的嘴巴温和地遮盖住,嘴角两边向上微翘;原先惊恐的眼神变得平静柔和;整个脸部的五官线条不再是受到惊吓的紧绷,而是愉悦地放松,分明已经转变为微笑的表情了。助念结束数小时后,距离亡者死亡时间约二十九小时,亡者家属开始为其揩洗更衣,发现她的躯体和骨关节均柔软灵活,更衣过程轻松而顺利。按常态来讲,殁后二十九小时仍处在尸僵峰值时间段,而且当时是北京数九寒冬的12月份,室温较低,助念过程中,现场又始终开窗通风,二十九小时内不可能发生显著的尸僵缓解。既然如此,那么,包括她脸部五官与表情的巨大变化等瑞相,不是弥陀慈悲愿力加被所致,又是什么呢!

虽然亡者最终留给我们的是一张微笑的脸,但整个事件当中的不净、恶怖,不断刺激、逼迫着我反思:为什么生前口口声声发愿说要往生净土圆成佛道之人,命终之时竟然大便失禁、面部狰狞、全然展现的是堕饿鬼道之相?由她脸部惊悚的表情来看,一定是在临命终时遭遇了极为恐怖的恶道相现前,她张大嘴巴惊声尖叫“啊”的时候,还能否提得起“阿弥陀佛”这一句佛号?生前处于癌症晚期,腹部手术刀口愈合不良常年流脓,生命几近苟延残喘,但对饭碗里的那一口肉就是放不下,这不正说明她对延续这腐烂肉躯的人生一直抱有幻想、从不敢正视死吗?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乃千古不易之铁案。那么,亡者生前的种种言行,尤其是命终恶相现前,难道不正是在向我们昭示,末法凡夫所发信愿是有真与假的区别的吗?同样是凡夫的我,所发的信愿究竟是真是假?能令我经受得起这可怖的死亡的考验吗?能与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感应道交而得往生吗?面对这一切,我不得不相信,对于凡夫来讲,死亡是如此不可驾驭,是这世上最可怕的自导自演的恐怖片。我连自己的死亡都不能自由无怖地解脱,哪还谈得上度脱亲人乃至一切众生的生死!信愿念佛、求生净土——依凭的不是把学佛当成追求时尚,乃至追求现世福报安乐的便利途径;佛言祖语里充满了美妙的文字般若,但那都不是我们自己的现量亲证,仅用嘴巴照本宣科地念一念祖师的信愿,甚或对佛言祖语信手拈来,也都不过是拾人牙慧,绝不可能就成为我们自发的信愿;空谈圆成佛道而没有持戒念佛这一正行,恰恰说明这种所谓的信愿是虚伪的或真假掺杂的,这种虚伪的心态难以与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感应道交,所以它孱弱无力,不能够引导我们发起行持……太多的自欺欺人、颟顸自昧,充斥在身口意当中,所谓的“净业行人”竟变成了我们自诩的称号。
 
要将一个死字写在额头上

带着这些反思和忏悔,大约过了一年,我做了一个梦。

在梦中,我低首合十、念佛、磕长头礼佛,起身,再合十念佛,再磕长头礼佛……如此循环反复,虽全神贯注于念佛礼佛,却始终没有抬头看一眼阿弥陀佛。醒来后,这个细节颇令我郁闷。那一年,我已经发心求受在家菩萨戒。面对戒本,十重戒的内容令人触目惊心,因为,如果仔细深究,几乎每一条波罗夷罪我都或多或少的触犯过。渴求受戒的我希望通过忏悔祈佛加持,令我得到受戒的资格,孜孜以求的就是想见到弥陀放光的好相啊!

郁闷了数日,有一天我正在念佛的时候,突然明白了:我之所以没有想到抬头去看佛,是因为我的心中没有阿弥陀佛,没有真正地“念”佛啊!虽然平日里也念佛,但那都只是停留在嘴巴上的。性格比较自闭的我,在需要有人听我忏悔时、需要有人分享我学佛的法喜时、需要有人帮我决断一件事情时,我会或跪或立在阿弥陀佛像前和阿弥陀佛对话,或者是在心里面默默地说,但这更多的是在我有需要的时候寻求情感寄托的一种行为。如果我相信阿弥陀佛的真实存在,就如同相信自己父母的真实存在,我就会像和爸爸对话一样,也时常和阿弥陀佛对话;就像心里一直有爸爸一样,心里面也会一直有阿弥陀佛。如果我相信西方极乐世界清净庄严、超胜独妙,远远超逾爸爸所给予的幸福喜悦和这浊恶婆娑的一切,那么我的心里面必定就会感念阿弥陀佛的慈悲大愿与他的无量光寿,汲汲忆念的必然是西方净域的依正庄严,殷切盼望的也必然是阿弥陀佛为我摩顶授记。正是因为没有这份实实在在的信,阿弥陀佛和西方净域对于我来讲,仍然还只是十万亿佛刹之外甚至更遥不可及的不可方物。那么,仅在我有需要的时候才产生的临时抱佛脚的短暂对话,又怎么可能是真正的子忆慈父呢!更何况,相信二有的真实存在,还仅仅只是蕅益大师所阐明的三对六信深刻内涵的一部分而已。再有,这种对情感寄托的寻求行为,如不加以仔细辨别和对治,就会加重情执,同时还说明,希求人天有漏福报的心态依然暗流涌动,甚至是波涛汹涌。憨山大师有四句偈:“念佛容易信心难,心口不一总是闲;口念弥陀心散乱,喊破喉咙也徒然。”的的确确如此。

信愿行三资粮,是一定需要一份实实在在的信做为前导基础的,没有这样一份真实的信去引发强烈愿心,就谈不上以愿心的力量促使我们发起行持,往生净土则彻底无份。净业行人检验自己的信是否真实就变得至关重要。这种检验,尤其在本人直接面对死亡或者面对至爱的死亡时进行,效果最为明显。因为,凡夫众生贪着于五欲六尘,即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蛮勇匹夫,也百分之百都不想死,都惧怕死亡——贪生就必然怕死;我们难以忍受爱别离的苦楚,但更惧怕隐藏在死亡背后的那个不可掌控的未知的黑暗世界。数千年来,由共业所感的华夏民族生死观当中充满了功利主义的实用性,对死亡却存而不论,这种现世的功利主义恰恰就是贵生的贪着,存而不论乃至人死神灭的主张不也都是畏惧心理之下的避而不谈吗?无始劫以来,在我们无数次的生生死死当中,这种贪着、畏惧与逃避的心态一直存在着,每当获得一次新的生命哪怕仅仅是短暂的苟活,就心存侥幸且安于现状。但当我们再一次走投无路不得不面对死亡时,就会迫使我们开始跪地求饶的救赎、忏悔甚或是绝地反思。所以,净土宗十三祖印光大师教导净业行人要将一个死字写在额头上——去直面正视死亡,是极富内蕴深意的!置之死地而令后生——凡夫是反复无常、偷心不死的,需要用这一个沉重的“死”去反复锤炼,不断逼迫令其激发信愿。这种在凡夫层面上的信愿,虽然信疑参半、我执掺杂,但以此信愿发起持戒念佛,即能仰仗弥陀愿力,以凡夫心投佛觉海。

写到此处收尾时,已是深夜,我站在窗前仰望星空。两千多年前,释尊为令我等生信发愿而指方立相: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今现在说法……我心深知,阿弥陀佛一定对这一切悉知悉见,于是,我在心里默默地对他说:“尊敬的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欢迎投稿:

Email: news@fjnet.com(国内)  fo84000@gmail.com(国际)     在线提交
QQ:983700265    电话:010-51662115转8005      论坛投稿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佛教在线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在线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要 闻

更多>>

投稿:010-85285027   信箱:(国内)  (国际)   QQ:2326936829

传真:010-51662115转8013    客服信箱:   客服电话:400-706-8559   客服QQ:847698935   在线留言   

吉祥宝塔迎请:15117935615   010-51662115转8026  010-51656995

祈福   佛教在线(www.fjnet.com)网络联系人:子桑   联系电话:010-85285027

办公地址: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  邮编:100011  乘车路线及地图

网站地图  义工报名  QQ:847698935  QQ群:21264446  招聘   技术支持:010-51662115转8023

京ICP证020416号-1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359号 Copyright ©1996-2012 佛教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