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W020110719584881254393.gif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线>首页 > 每日文摘 > 网友文摘内容

六十多年“专业陪跑”,最后比老伴先一步走了丨“老顽童”往生记

2020年05月13日 20:46:00 东林寺文宣部 江西庐山东林寺 点击:0

初识张培根居士和牟守礼居士是在2016年,那时我在上客堂的前台做义工,这对老夫妻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每每回想起,心里总是暖和和的。

左为张老菩萨,右为牟老菩萨

四年后,再次听到他们的消息,是见到一位师兄发来的两张图片,一张是满满的舍利子,另一张则都是舍利花。师兄告诉我,这些舍利子和舍利花是张老菩萨的,他在准提菩萨圣诞日那天往生了!

张老菩萨的舍利子

张老菩萨的舍利子花

听闻这个消息,我实在是太赞叹了,但同时也觉得有点意外。毕竟,在我印象中,张老菩萨一直很牵挂他的老伴,曾经我还隐隐担心他会不会情执太重,临往生时放不下。谁知他竟潇洒地先行一步,往极乐做菩萨去了。

我对此十分好奇,便前往净土苑采访,听了张老菩萨的老伴和女儿们给我讲的故事,张老菩萨的形象在我心中逐渐丰满了起来。

一、从恩爱夫妻到模范同修

张培根居士和牟守礼居士从世间的恩爱夫妻到修行圈的“模范同修”,相伴六十余年。他们的相遇相知,始于高中时期。

1955年,俩人分别考上了成都和西北的高校,虽分隔两地四年,但并未影响两人的感情。

可是,终于等到毕业,牟守礼却被分配到了兰州任教,回不了四川。张培根二话不说便简单收拾了行李,放弃了留在舒适的南方家乡,奔向了条件艰苦的大西北……

在女儿们的眼里,父亲纯粹、不执著,热爱生活;大安法师赞他是一个“赋性敦厚,不慕虚荣”的人;同事、学生则是一致认为他是一个“平凡而伟大”的人。

在工作上,他教书育人,不图名利,孜孜科研,成果斐然,一辈子不争不抢,一切随缘,对名利毫不在意,甚至还会把名利让给别人。

听闻张老菩萨往生,昔日与他同在一个教研室的老师韩德厚发来微信吊唁

在生活中,他更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1975年,妻子查出来肝硬化,他非常郑重地对女儿们说:“现在一定要首先保证供应妈妈的营养,家务事所有的人要分担,不能让妈妈做家务了。”

之后妻子因为晚期肝硬化切除了脾脏,陆续又有其他的各种疾病。张培根除了教学和科研工作外,承担了大部分的家务,对妻子细心呵护,使她奇迹般地活到了今天。

结婚六十多年,老两口一辈子没吵过架、没红过脸。妻子的所有想法,他全都支持,也正是因为什么都随顺妻子,让他遇见了稀有难得的念佛法门。

妻子因身体病痛的原因最先进入佛门,最初接触的是藏传佛教,后来因一次读到了《印光法师法语》,如获至宝,转而一心念佛吃素,专修净土。

张培根就一直陪着妻子遍访名山,寻师问道。帮她提东西,给她背一摞摞的经书,一路相伴左右。慢慢地在妻子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他也对佛法生起了信心,但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迟迟没有皈依。

直到1997年,俩人第二次去九华山,在仁德大和尚给他们开示后,夸他人好、有善根,他赶快就提出了想要方便皈依的请求。这可把妻子高兴坏了。

原本张老菩萨特别喜欢抽烟、爱吃肉,不仅爱吃肉,还特别讲究。曾经教导女婿“炒猪肝必须炒十八铲,多一铲太老,少一铲不熟”的他,在皈依后,竟不声不响的就戒了烟、戒了肉,说放就放下了。

2007年1月,张老菩萨又在深圳弘法寺受了三皈五戒,2010年5月在庐山东林寺求受菩萨戒,2015年10月增受了菩萨戒。受戒后张老菩萨老老实实持戒,六斋日、年三长斋月都跟老伴一起过午不食,有一次有事错过了过午时间,他硬是饿着肚子等到第二天。俩人堪称修行圈的“模范同修”。

二、“裸捐”建大佛 东林待往生

夫妻俩学佛的这几十年,走遍了中国各大佛教圣地、名寺古刹,九华山、峨眉山、五台山……直到2009年,夫妻俩第一次来到了庐山东林寺,参加了一次佛七,觉得特别相应,决定留下来。

那一年正好赶上东林大佛在募集捐款,夫妻俩特别欢喜,当下就决定要将一生所有的积蓄都捐建大佛。他们打电话问女儿们的意见,女儿们的答案简单统一:“没有意见!”

于是,夫妻俩裸捐了48万,正合了东林大佛48米高、阿弥陀佛发了48大愿的吉祥寓意,更是满心欢喜。

这夫妻俩捐款简直就是“上瘾”,不爱吃也不爱穿,也不给自己留医药费,他们说小病有退休金,大病就不治了。退休金攒够了整数就往寺院里捐,1万、2万、3万、4万……建寺、供僧、放生、印经书……是俩人最开心的事儿,总感觉“钱给出去了就自在了,轻松了”。

张老菩萨特喜欢布施供养,每次都要全程参与才觉得欢喜圆满。后来身体不好要坐轮椅了,还会因为老伴和女儿去功德处捐款没带上他而耍小脾气,即使那里面明明也有他的钱,想想还有点小可爱。

2015年春节,夫妻俩写好了遗嘱,交代好了身后事,便来到了东林寺祖庭,2017年6月入住净土苑“蓮棲園”, 安住念佛求往生。

两位老菩萨的遗嘱,也毫无保留地提供给了我们

三、精进的妻子 “不精进”的丈夫

大家都叫张老菩萨“老顽童”,无论是在什么年纪,他总能找到生活的乐趣。孩子们对“美”的最初印象,都是他带来的。小时候爸爸每次出差都会带新鲜的工艺品回来,会自己在家养鱼、嫁接好看的仙人掌、养多肉,自己做假山,家里讲究的餐具都是他从各个地方淘回来的。

来莲栖园安住后,他也过得自在。平时喜欢在寺院散散步,看看花花草草,逗逗小动物,捡捡好看的小石头,拿回房间堆成个小山。他还喜欢开玩笑,人家给他吃个石榴,他拿起石榴就要说:“二八一石榴(十六)!”

八十五岁时被人问到年纪,他偏说:“我四十岁!八五、八五、八乘五不是四十嘛!”

谈起张老菩萨时,他的老伴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他不精进的!”

的确,这个“老顽童”跟老伴比起来,看似一点都不精进。老伴不爱出门,喜欢在房间里诵经念佛,前些年身体好时每天能念7万声佛号。而张老菩萨给自己定的规矩:“3万声是高线,2万声是中线,1万声是底线!”不过到后期因身体的原因1万声的底线也没守住。

有次有个人问他:“老菩萨,你现在念多少声佛呀?”他举起手说:“1万!”护工推着轮椅在后面连忙摆手说:“念不到!”

可他并不是在说谎,那时他已有点糊涂,但念佛的目标根植于心,坚信自己每天念了1万声。虽然他念佛的数量不算太多,但是质量非常的高!张老菩萨用自己的方式精进、至诚念佛,对阿弥陀佛有特别深厚的感情和信赖。看起来很放松,实则内心十分至诚精进。

大安大和尚结缘的佛珠,老菩萨爱不释手

张老菩萨最大的“爱好”有两个:一个是供养三宝,另一个就是拜大佛。

不管在何时何地,只要见了佛菩萨的形象,见到师父,他就一定要拜。东林大佛台连年轻人走上去一次都会感觉吃力,他一个八十岁高龄,腿患有痛风,颤颤巍巍的老人倒是乐此不疲,经常自己拄着手杖溜到大佛台上去,回来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还津津乐道地说他探出来的上山拜佛的三条路。有一次正赶上瓢泼大雨,被义工发现,给叫车才送了下来。

四、菩提道上的戒兄弟

老伴是领张老菩萨入佛门的贵人,也是他的修行软肋。八十多岁的年纪,还能把妻子当做风景一样看的丈夫,在世间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男人,但在修行上可能却是障碍。

在上客堂时夫妻俩住在一栋楼的不同房间,平时见面的机会还多些。搬到莲栖园后,男众女众要分开住。他就经常一个人拄着拐棍,走到老伴寮房的院子前,一直看着住在二楼的她,看一会儿,走两步,一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才离开。

甚至到后来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大多时候都是在轮椅上度过时,他还总趁着护工休息一个人拄着拐棍踉踉跄跄地走到老伴的院子前,眼巴巴地望着二楼,就想着能跟她一起走一走。

重感情的他对孩子们的情执也很深,每次女儿来寺院再离开时,他都要难受好久,有时还会流眼泪。

老伴和女儿们难免有些担心这个不精进的“老顽童”临往生时会放不下。

关于张老菩萨如何放下情执,升起信愿的过程,他虽不曾向人表露。但在他这些“不精进”的修行过往中,总能窥得一二。

除了净土苑共修影响,宿世善根深厚外,在全家“提升信愿”总动员下,念佛熏修的力量逐渐也显现出来——

老伴常常会陪着张老菩萨散步,散步时,老伴念“阿弥陀佛”,张老菩萨就在旁边接“身金色”。

“阿弥陀佛!”

“身金色!”

“阿弥陀佛~”

“身金色~”

别小瞧这力量,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使得张老菩萨见到金色佛像就特别欢喜,后来他还专门请了东林大佛接引像的缩小版,供在自己的房间里,每天早起都要换上干净的水供佛。

老两口在一起,谈的永远是修行、往生的话题。后期张老菩萨已经没有精力独自诵经了,老伴就每天下午四点过去陪他念净土五经、念佛、诵一遍西方发愿文,坚持了很久。他们互相守望,护持对方的道心,信愿坚定,一心求生净土。

2018年,当莲栖园里第一个老人往生的时候,老伴就跟张老菩萨讨论:“我们两个人,你希望谁先走?”

他的回答倒潇洒:“谁先走都可以,随缘啦。”

老伴又问:“如果我先走,你会难受吗?”

他说:“难受一阵子就好咯。”由此可见,他一直在慢慢地放下。

2019年,女儿们已明显觉察到父亲的改变。5月,大女儿来看望爸妈,走的时候还感觉得到爸爸的舍不得,早上三点就起来送行;等到11月、12月三女儿和二女儿来寺院看望他们再离开时,他都像没事一样了,感觉到他的情绪已经没有那么起伏了。

也是在2019年12月末,老夫妻俩做了一件浪漫的事——他们拉勾勾约定:如果谁先往生了,等到另一个人往生时,就要跟在阿弥陀佛的后面来接对方!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说话要算数哦!”

五、从舍不得到“不管它”

2018年在上海检查身体时张老菩萨被查出了肺癌,医生说他的肺纤维化已经晚期,羸弱的身躯已是风雨飘摇,一场感冒都可能要了他的命。

老伴和女儿们决定不告诉他这个消息,不给他造成心理上的负担。也没有让他经历化疗的痛苦,而是选择了中药疗法。在喝了一段时间汤药,经历了好转又复发后,索性就不管它,回到寺院安住。

回到寺院这一年的时间,张老菩萨并没有因为肺癌而过多地感到不适,最终发病往生,是因为心肺肾衰竭。

2020年1月2号,张老菩萨病危。

寺院赶快安排助念并联系了家属,为了等远在国外的二女儿,给他服用人参吊着一口气,几天后他竟渐渐好起来了。助念团随即将临终助念转成了护理助念。

二女儿形容那段时间的父亲,仿佛是有两条变化的曲线,一条是对往生的信愿,对极乐世界的好乐之线不断攀升,而对世间其他事物、感情的牵挂之线则急速下降。

那段时间,张老菩萨的神志已经进入了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的状态,一天之中基本有20小时他都是昏睡着的,每天清醒的时间只有4个小时左右。他已经骨瘦如柴,下肢非常虚弱,只能一直卧床,讲话气力也不足。但只要醒了,他就要念佛,虽然只能微弱地发出“tuo”的音。

甚至卧床也不耽误他拜佛,有时他会眼睛盯着佛像,双手不停地合十,坚持好长一段时间,有时候则是双脚在有规律地动作,让人好奇这么虚弱的老人是哪里来的力气。

女儿唱佛号,张老菩萨跟着佛号拜佛

有次二女儿出去散步拍了寺院的风景回来跟他分享,这都是他从前感兴趣的事情,但父亲的反应却和从前大不一样了:

“爸,你看,这个大公鸡,在寺院里闲庭信步多有福报呀。”

“不管它。”

“你看这个雕塑是讲黄打铁的故事!”

“不管它。”他好像看不见。

“……那要不我们读会儿经吧?”

“好!”他眼睛一下又亮了。

女儿拿出经书,他伸出一只手帮扶着经书,双眼跟着女儿移动的手指一字一句盯着经书,读得全心全意,心无旁骛,如饥似渴,完全看不出他其实只能看得字迹模糊,非常吃力!

当然了,除非证到业尽情空,娑婆世界的众生怎能断尽情执呢?

张老菩萨也出现过反复,有一次他突然激动起来,捶胸顿足地吵着要去见老伴。没办法,三女儿赶紧去把妈妈找来,他想让老伴在自己身边躺一躺,老伴说:“这里是寺院,男女众要分开的,躺在一起不如法。”于是张老菩萨便请她到对面的床上去坐,情绪也渐渐平稳了。此后再无这样的情况。

每天老伴都会去看他,并坦率地告诉他:“你可能会先走哦。”

他说:“先走就先走。”

那段时间他见了谁都没有表情,只对一种人态度不一样,就是出家人。只要是看见师父他就会开心地笑起来,或是高兴地抓着师父的手不放,或是不停地合十。

师父来了,张老菩萨双手不停地合十

即使是他在神志不清,出现境界时,也全都是跟佛有关的。有一次,他在昏睡中恍惚听见孩子们谈论要去拜大佛,硬是要来了自己的手杖,要跟大家一起去。

女儿用手机记录下来张老菩萨恍惚中拜佛的情形

没办法,孩子们搀着他在房间里绕了一圈,到了房间里的佛像前,哄他说大佛到了。他硬是坚持要自己拜下去,不让人扶,孩子们只好围在他身边时刻准备接住他。终于在他的境界中,自己真是拜了一次大佛,才满意地回到床上。

以为到了大佛台,坐在轮椅上拜佛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有福气有善根的修行人,助念期间,身边没有违缘,全是贵人:

妻子、女儿不谈感情,只谈往生,告诉他全家以后要在西方极乐世界再相聚,永远都是同参道友,永远在一起;

助念团的慧苑师父和义工们都非常专业,始终坚持一个目标就是护持张老菩萨顺利往生,和家属、护工密切沟通,及时调整,维持着张老菩萨的外缘清净无扰,不时地给他开示和鼓励,引导他一心向佛;

慧苑师父还专门换了一个画面柔和、可以发声的阿弥陀佛圣像立式相架,这样就算没人助念的时候,张老菩萨也能听得见佛号,看得见佛像;

而疫情竟成了张老菩萨的助缘——外面没有送人进来助念,14个义工也没能回家,便一起轮流照顾了老人整整100天,并常常鼓励他:“老菩萨,你是最棒的,我把我所有的功德都回向给您上品上生”;

德晋师父来看望张老菩萨,张老菩萨开心地抓着师父的手不放

这期间,东林寺净土苑当家师父宏净师父和大知客慧岚师父也多次为他开示,当时的伽陀院院长德晋师父也时常来给老菩萨问诊,安抚他并鼓励他的家人;

护法总部的王部长,莲栖园历任主任,在疫情期间义工不足的情况下,为老菩萨多方寻找适合做护理的义工,费了诸多心力;

还有诸位发心的护工义工们,不怕脏不怕累,有些人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但也一再坚持,近100天的24小时昼夜轮班护理,令人赞叹;

最好的是张老菩萨他擎住了这所有的善意,全盘接受。弥留之际,女儿们希望父亲不留遗憾:

“您还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没有。”

“您还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没有。”

“您还有什么想见的人吗?”

“没有。”

真是让一同经历此事的人都打心底里佩服!

4月6日,助念团的慧苑师父又一次来看望张老菩萨,那天他的精神非常好,眼睛里闪烁着光芒,笑得像个孩子,不停地对着师父合十。师父说,感觉时候差不多了。

4月8日,那天是准提菩萨圣诞日,下午近2点,张老菩萨在这个吉祥的日子安详往生,上午还一直双手合十不停拜佛,走时非常清醒,通身柔软。

六、留下舍利子 做一个好榜样

那几天的天气也格外配合,看起来一切都刚刚好,张老菩萨往生那天阳光普照;助念时怕遗体腐坏,天气恰巧阴冷下雨,助念了4天,遗体没有一点异味,身上还是软软的;荼毗法会当天又是艳阳高照,光明无限。看来只要诚心念佛,所有因缘果报都是法尔自然。

大家都对张老菩萨非常有信心,完全不担心他是否往生的问题,都在往品位上帮他使劲儿,回向他莲品上上生。

荼毗前,助念团的慧苑师父预感会烧出舍利子,但他先打了个预防针:张老菩萨有舍利子也不奇怪,没有舍利子也不要执着,每个人的业力不一样,所现的相也不同,不要拿舍利子来断定一个人往生与否,平常心对待就好。一下子提升了大家的正知正见。

大安大和尚得知张老菩萨往生的消息,当即决定亲自为他主持荼毗仪式,大安大和尚还亲自为张老菩萨写了一个偈子:

八十余年游戏身 寿长命短总同尘

泥牛耕罢回途处 劫外风光另有春

大安法师主持荼毗法会

果然,如慧苑师父所预感,张老菩萨烧出了好多舍利子和舍利花,而且还有金色舍利和牙舍利!这在居士中可太少见了,让张老菩萨的妻子、女儿,师父、义工,所有参与此事、听闻此事的人们,都大大增强了信愿,太受鼓舞了!

面对张老菩萨的往生,牟老菩萨没有悲伤,而是为老伴实现了往生心愿感到欢喜。“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我们达成了目标,一直以来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他也给我做了一个好榜样。”

犹记得张老菩萨病危的第三天,大安法师来为他开示:“你要给子女们做一个好榜样,给大家做一个好榜样。”

如今,他真的做了一个好榜样。

最后,我想截取张培根居士和牟守礼居士的遗嘱中的一段作为本文的结尾:

我牟守礼感恩培根几十年来照顾我,成就我念佛、学佛、读经书;庆幸我们都走上佛道,同修净土,同受三皈五戒,菩萨戒,成为同大和尚、同阿阇梨的戒兄弟。望培根能自己照顾好自己,努力精进念佛,同生西方净土,同成佛道,同度众生。

我张培根感恩守礼几十年相濡以沫的照顾,更加感恩守礼对我的帮助,提醒、推动我,给我力量让我走上学佛、念佛、求生净土的道路,这个恩情唯有以念佛往生、成佛度众生来报答了。

身资国土

藏识影像

本自无生

亦无有灭

因缘幻生

而有幻灭

出娑婆 生极乐

我所求 应庆贺!

欢迎投稿:

Email: news@fjnet.com(国内)  fo84000@gmail.com(国际)     在线提交
QQ:983700265    电话:010-51662115转8005      论坛投稿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佛教在线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在线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相关新闻

要 闻

更多>>

投稿:010-85285027   信箱:(国内)  (国际)   QQ:2326936829

传真:010-51662115转8013    客服信箱:   客服电话:400-706-8559   客服QQ:847698935   在线留言   

吉祥宝塔迎请:15117935615   010-51662115转8026  010-51656995

祈福   佛教在线(www.fjnet.com)网络联系人:子桑   联系电话:010-85285027

办公地址: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  邮编:100011  乘车路线及地图

网站地图  义工报名  QQ:847698935  QQ群:21264446  招聘   技术支持:010-51662115转8023

京ICP证020416号-1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359号 Copyright ©1996-2012 佛教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