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疫情专题
首页>疫情专题>网文推荐

今夜不会将你遗忘

2020-02-25 19:02:00 来源:二湘

武汉不会将这样的伤痛遗忘,我们每一个人,也不应该遗忘,就像我们不应该遗忘17年前那场殇痛。

武汉,今夜不会将你遗忘

文/二湘

最近一直都在关注武汉肺炎的事情,各种群里各种各样的消息不断。今天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心情很有些复杂。其实前几天就有朋友说高铁从武汉过,几乎没有人上车,工作人员也都戴着口罩,今天看到的是正式公文:

一方面,觉得似乎必须要做一个大隔离带才能把病毒隔离,不然正值春运,这个病毒潜伏期又长,传染性也强(听说从武汉转机两个小时就传染上的,又听说早期得病的人都没有去华南海鲜市场也感染了),很多人没有发病症状也可能成为行走的病源。

但另一方面,心里颇有一种悲凉感。设身处地为武汉城里的老百姓想想,他们也怕啊,武汉现在是最危险的地方,他们也想逃出来,但是他们现在俨然成了被嫌恶的一个群体,各种取笑的段子,各种退避三舍的表情。武汉,成了被全中国遗忘和抛弃的城市。其实,不只是武汉,似乎整个湖北都被嫌弃。听说湖北宜昌某个初中和美国DC附近一个初中的交流活动在所有host family的请求下也中止了,现在,这些孩子困在纽约。当然,那些host family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

这些消息里,最让人难过的是看到一个男子因为武汉医院拒收(医院处置是让他回家给予口服药物治疗)而飞到大连的医院求助。尽管他这样做其实是加大了病毒扩散,但是同时也可以理解他逃离武汉背后强烈的求生欲,谁不想好好活着?!或许,与其谴责他们把病毒带出武汉,我们更应该想想他们的困境和痛楚。在群里看到许多疑似病人被打发回家,有些在跪求之后才勉强入院的情况。想想武汉的老百姓太不容易了!武汉到底不比北京,医疗设备和资源都没有那么充裕。今天,武汉被隔离了,但是,不能也不应该被遗弃。现在,应该是倾举国之力来帮助武汉的时候。是不是需要从外地调医务人员来?是不是也要修建小汤山那样的战地医院?是不是要免费发送口罩、消毒酒精等急需物品而不是让某些人发昧心财?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武汉疫情的发展屡次让我想起《釜山行》,从最初的消息隐瞒到个别病毒体传染给一整车人,到之间有些人不离不弃,有些人为了自己自私地抛下别人。而在这样的大瘟疫下,人性总是能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我从来没有去过武汉,我家在湖南,上大学的时候每次都要从武汉过,几乎每次都是夜里过,火车在黑的夜里穿过武汉,在长江大桥上驶过,每一次过桥,似乎都要好久好久。我看着窗外黑黝黝的河水,心想长江可真宽。可是,长江就应该是宽广的啊,这个世界上只有一条长江,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

我对于武汉的印象都源自我认识的武汉人。武汉人能干、通透。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的说法真不是盖的。我的一个校友叫菊子的,以前是一个华夏文摘有名的写手,文章写得好,人缘也好,每次看她在群里说话就感叹武汉人真是厉害,说话滴水不漏,又透着机灵。我家闺女的好朋友妈妈是武汉人,老公在国内创业,她一个人带着几个孩子,还经常把我家娃拉过去,一起去海边玩,一起去看电影,一个人带四五个娃出去玩跟没事人似的,她的热心和诚挚让我对武汉这个城市有了莫名的好感。这座城市,因为那里的人而具体起来,亲近起来。

除此之外,我对于武汉的印象都是来自文学作品。池莉的《太阳出世》《来来往往》和《生活秀》让我记住了武汉的辣鸭脖和汉正街。我特别喜欢方方的作品。至今记得《风景》里面的一些细节,二哥说要撒尿把母亲引走让她免于一死,和大哥偷情的女人死的时候喊着的是大哥的名字,棚户区旁边的京广铁路几乎是从屋檐边擦过,火车呼啸而过,把七哥的声音碾得粉碎。方方笔下汉口码头棚户区的那些粗粝又卑微的小人物一个个站了起来,行走在武汉这座神奇的城池里。那篇小说独特的叙事角度和冷静的笔触让少年的我记住了这篇作品,同样记住的是像方方那样有硬骨头的武汉人。

现在,兵临城下,一场巨大的考验摆在武汉人面前,一场和病毒的斗争。人类这么多年,似乎攻克了许许多多的疾病,但总是被一次次挑战。这个城市正在经验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和苦痛。这样的苦痛,是会留下深深的印迹的,尤其是具体到每一个受到病毒侵害的人,每一个受到影响的家庭,那样的创伤大概是一辈子的。武汉不会将这样的伤痛遗忘,我们每一个人,也不应该遗忘,就像我们不应该遗忘17年前那场殇痛。

武汉,今日封城,武汉,我们在城外为你加油,为你祈祷,武汉,不会被遗忘。

相关资讯

官方微博
公众号
京ICP证020416号-1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359号
Copyright ?1996-2012 佛教在线版权所有

官方微博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