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疫情专题
首页>疫情专题>网文推荐

武汉战“疫”中的护士群像

2020-04-21 13:02:00 来源:来源:人民出版社《武汉战“疫”——最美一线英雄》

郭琴

躺在病床上,两次要求重返一线

护理患者过程中感染新冠肺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护士郭琴在隔离治疗15天后,于2020年1月29日重返工作岗位。巧合的是,由她护理的重症患者胡先生,也在同日康复出院。

1月5日,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胡先生病情加重, 转入重症监护病房。护士郭琴负责照料,经常要进行吸痰等近身操作,和该患者接触最为密切。

专心值班的郭琴(彭年 摄)

1月12日,郭琴出现了低烧、四肢关节疼痛的症状,次日体温上升到38℃,CT显示双肺“毛玻璃样影”,高度疑似为新冠肺炎。“此前还没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说法,患者一律称为不明原因肺炎。”

郭琴成了医院第一个被感染的医护人员,她被安排在急诊病房,这也是她平时工作的阵地。幸运的是,对症治疗后,郭琴的病情很快好转。

1月14日,体温降到37.4℃,此后再未上升。她第一次向护士长田钰提出:“如果我的病好了,我能不能加入大家?”

“护士长,病房重症患者越来越多,大家压力都很大……您能不能请示下,要是没有大碍,我就来上班。”1月20日,郭琴再次给护士长发了条微信,这一次她得到了肯定答复:只要两次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阴性,她就可以解除隔离回来上班了。

杜蕾

十多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节约一套防护服

“病人是2020年1月23日那天突然多起来的。”从那一天开始,武汉市中医医院汉阳院区急诊科护士杜蕾闻到了硝烟的味道。急诊科力量不足,医院从各个科室抽调医护人员前来支援。回家过年的同事接到通知,也都纷纷赶回武汉。

从除夕当天开始,杜蕾早上8点穿上防护服,要一直坚持到下午六七点下班再脱,其间不吃、不喝、不上厕所。

医护人员早晚各一餐,中午医院安排了盒饭,但很多人没有吃——一方面确实忙得吃不上饭;另一方面防护服非常紧缺,一出病房就意味着多浪费一套装备。

杜蕾8岁的儿子每天通过微信和妈妈视频联络,他还不能够完全理解这座城市正在发生的事情,杜蕾也不太愿意跟儿子提起。

但当记者问道,等这场战“疫”结束后,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杜蕾哭了:“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就足够了。”

阮丽萍

打败病毒后,她盼着再次回到战队

“明天,我就可以从隔离病房出来了!”2020年2月2日晚上9时,记者联系上武汉市第六医院(江汉大学附属医院)骨科护士阮丽萍时,她还有些轻微咳嗽。

逐渐康复的阮丽萍与照顾她的护士合影

2月1日拿到结果,得知自己两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时,阮丽萍轻吁了一口气,“这意味着我在兄弟姐妹的帮助下,成功地将病毒打败了,也预示着很快我就会回到我的战队,跟我的战友们一起并肩战斗。”

1月17日小年夜那天,阮丽萍临时接到护理部指令:发热门诊忙不过来,速速支援。来不及吃饭,她披了件毛衣就赶了过去。穿上防护服,戴上帽子、口罩,因为戴着近视眼镜,她没有戴护目镜。下夜班回到家,她当即让丈夫把儿子送到了外公家,退掉了返乡看望公公的火车票,做好了随时上一线的准备。

1月21日,下班回家后,她觉得浑身酸痛,呼吸困难,体温37.8℃,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立刻回医院进一步拍肺部CT、查血,全都有问题。“是的,我中招了,我住进了隔离病房。”

“我必须努力让自己尽快好起来,尽快归队。”阮丽萍说,说起自己的患病经历,除了感激战友,也想给正在经历病痛的病友一些信心,“请无条件地相信我们的医护人员,他们会拼尽全力去挽救你的生命,因为这就是他们的使命和责任担当”。

李慧

“95后”护士请战,如有不幸,捐献遗体研究攻克病毒

“今天接到爸爸的视频电话,短短几分钟一度哽咽……他问我为什么瞒着他,但他想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让我保护好自己,坚守自己的岗位,等我回家。”2020年1月31日,武汉科技大学天佑医院肿瘤科“95后”护士李慧在朋友圈上发表了一段父女对话。

李慧在病房中

这段对话源于3天前李慧发给医院护理部的“请战书”。3天前,李慧在医院征集志愿者时向护理部交“请战书”,要求到任务较重的呼吸二病区参与一线工作,并要求不要告知家人。

“请战书”中一句“如有不幸,请捐献我的遗体研究攻克病毒”,牵动了全国亿万人民的心。李慧爸爸这才得知女儿在抗击疫情一线,他忍不住给李慧拨通了视频电话,一度哽咽,但是他交代女儿“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保护好自己,坚守岗位,等你回家”,简短的嘱咐负载着如山父爱。

李慧说:“父亲在无言中,坚定、执着地守望着我, 给予我前行的力量,好想对所有人说,这就是我的父亲,他很平凡但很伟大 !”

樊莉

隔离病房外,她的脸上满是勒痕

2020年1月22日下午,26岁的樊莉已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南六区的次危重病房工作了24天。出了隔离病房后,她用手使劲搓着头上被护目镜勒出的印迹。

 

樊莉走出工作了24天的隔离病房,面部被护目镜勒出深深的痕迹

她知道,这样的印迹是搓不掉的,只有等几个小时后自然消退,但她和工作在次危病房的同事们,往往是旧迹未退,又要穿上三级防护服、戴上厚厚的口罩进病房,但这种想抹去的动作形成了习惯。

没有怨言,投身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她们说:“作为武汉市传染病专科医院的一员,我不冲上去谁去?”

秦欢

她戴上了医疗手套,却戴不上婚戒

除夕夜,工作一天渴得没时间喝水,嗓音嘶哑,女孩子的纤纤玉手,脱掉手套后变得肿胀发白。

护士秦欢的双手

对于27岁的秦欢来说,这个除夕很特别,是她的结婚纪念日,可脱下手套后,“结婚戒指戴不上去了!爱美之心早已离我们远去,只想多出点力多做点事,让疫情早点过去 !”

相关资讯

官方微博
公众号
京ICP证020416号-1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359号
Copyright ?1996-2012 佛教在线版权所有

官方微博

公众号